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是夫妻也是仇人10

是夫妻也是仇人10

白琴微微一愣,不明白他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可是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的更快了。

楼驭西的话,让她日渐冷却的心注入一丝暖意,他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神情,仿佛一个担心自己晚归的妻子安慰的好丈夫,让她冷硬的心一下子柔软起来了。

仅仅只是一句算不得温柔的话,却已经足够让白琴再次心动。

“我……我只是想回来看看。”白琴的声音也不自觉的露出小女人的温柔憨态,声音温柔如水。

楼驭西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讶异,其实他是会议之前打了个电话回庄园,却得知白琴跟孩子还没有回去,以至于整个会议都心不在焉,匆匆结束后打电话给载白琴外出的司机,说是在白家老宅,他又神使鬼差的赶过来。

明明心中积蓄着怒气,可是见到她脸上淡淡的忧伤和怀念的时候,忍不住放缓了声音,生怕惊了她让她更伤心似的,楼驭西对自己这种不受控制的改变有些焦虑。

可是看到白琴不期然流露的温柔,他又觉得刚刚那一句让他挠心不自然的话说对了。

“回去吧。”楼驭西伸手绕过白琴的背拦住她瘦削的肩头,白琴今天行程他已经大概有了了解,不想再在她郁结疼痛的心头添堵了,楼驭西的话还算温和。

属于楼驭西的气息扑面而来,白琴心跳又开始加快了,他的怀抱不见得有多温暖,可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带有呵护意味的举动还是让她心生温暖感动。

“嗯。”脸上一烫,白琴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清澈水眸闪过一丝羞涩的情绪。

牵着瞳瞳,任由楼驭西拦着,男人高大英俊,女人绝美温婉,孩子精灵可爱,非常完美和|谐的一家三口,像是一幅赏心悦目的水墨画一样完美。

步出大门,白琴临上车之前,忍不住再一次回头,贪恋不舍的看着她童年里度过最美好最幸福时光的小洋楼。

楼驭西静静的看着,也不催促,不管是张牙舞爪还是沉静如水的白琴,都让他滋生出一种别样流连欣赏的情怀。

这种感觉,真是很新奇,说不出来那种心情,有时候焦躁,却并不讨厌。

白琴上车,坐在瞳瞳身边,而楼驭西在瞳瞳的另一边,奢华大气的私家车启动稳稳前行,小洋楼渐渐淡出视线。

“你怎么跟踪到我家来了?”白琴冷静下来之后,思绪变的清朗理智,楼驭西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来这里。

无非是暗中监视的她的人汇报说她还没回去,所以楼驭西怕她真的会逃走,就追踪过来了。

可笑,这就是他说的给的自由?亏她刚刚还为他那一句看似温柔实在质问的话感动不已。

白琴的话,顿时楼驭西的眸光一沉,还未开口,白琴又嘲讽的质问。

“楼驭西,这就是你给我的自由?想不到你也是这种说话不熟的伪君子,既然做不到,又何必跟我谈什么交易?”

这件事上楼驭西无从辩驳,他并不否认,他并不相信白琴真的会说到做到,他岿然坐着,淡漠的眉眼未动,冷冷开口,“我只允许你自由出入,我又说话不算数吗?我从没说过会给你想要的那种绝对自由,那是不可能的,以后你想也不要想。”

楼驭西的话,让两人好不容易稍微缓和的关系又跌入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