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横生醋意1

横生醋意1

白琴心里高涨的愤怒却无从发泄,她握紧双拳,别过脸去看窗外,不愿再跟这种奸诈的人说话。

车子朝着庄园的方向一路疾驰,日光更加的黯淡了,沉默在小小的车厢里流窜,觉察到大人之间的沉重肃穆,瞳瞳也是乖巧的保持着安静,小小的身子倚在白琴身上。

到了庄园,白琴牵着瞳瞳的手下车,楼驭西看着白琴倔强离去的背影突然淡然开口,“晚上有个应酬,你陪我一起去。”

白琴的脚步因为楼驭西的话一顿,没有回头断然拒绝,“不去,我不觉得自己有这个义务。”

楼驭西俊美无涛的脸庞因为白琴的话闪过一丝阴鸷,他仍然坐在车子了,微微探身对上白琴的背影冷酷道,“说话之前先三思,你确定承担得起说这句话的后果?”

冷冷淡淡的话语中透着毫不掩饰的警告和不悦,楼驭西英俊完美的侧脸在惨淡的光影中散发着一股慑人而无情的寒意,令白琴前行的脚步一顿。

后果?

白琴心一震,她可以想象,不是被迫跟瞳瞳分开就是失去自由,其他还真没什么可以威胁到她的。可是仅仅只是这两样就足以令她奔溃,妥协……

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甚至抛开杀父之仇跟着这个男人回到这个如同牢笼般的华美的地方,不就是为了瞳瞳么?出卖身体……不就是为了自由么?

如今只是陪他出席应酬,还不至于难以忍受到那个地步,难道她真的非要与他对抗,以致失去自己之前拼命抓住的宝贵东西吗?

今天她只不过闹个脾气,但是如果要拿孩子和自由作为代价,真的值得吗?

想到这儿,白琴绝美的脸上划过一丝挫败,隐忍的咬紧后槽牙,转过身,重新走回到楼驭西的车前。

“瞳瞳怎么办?你要让他一个人在家?”白琴纵使心中万般不愿,但是现实面前不得不低头。

“那个地方小孩子不适合参加,我会加派人手在庄园保护他的安全。”楼驭西淡淡开口,白琴的妥协令他紧抿的薄唇微微上扬,显然胜利的感觉让他心情好了起来。

“我没有适合晚会的衣服,我……”白琴不甘心的推脱着。

楼驭西眉心微微一蹙,看着这个总是试图与他对抗的顽固小女人,冷声开口,“上车!瞳瞳自己回屋去!”

“噢。”瞳瞳乖乖的应了声,随后仰头看了一眼白琴,就挣脱小手朝大屋跑去。

“哎,小心点,别跑那么快……”白琴不悦的横了一眼粗鲁对待瞳瞳的楼驭西,随即看着瞳瞳疾跑的背影担心的扬声叮嘱。

“上车!”楼驭西再度冷冷开口,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带着一丝异样的压抑怒火。

这个女人,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对他跟孩子的态度要不要这么大的差别?

白琴美丽的秋色瞳仁张扬着怒气狠狠瞪了楼驭西一眼,才不情不愿的上车,坐在楼驭西身边,扭头看着窗外,彻底的无视他。

车子启动,缓缓驶出庄园,直奔楼驭西之前让席梦媛预定好的礼服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