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横生醋意2

横生醋意2

原本黯淡的太阳光此时完全隐去,天空阴沉沉的,有种风雨欲来的压抑阴沉感。

车子稳稳的在位于清幽巷子底的精品礼服店门口停下,白琴率先下了车,她此时的心情就如同这天气一般,压抑沉闷。

楼驭西随后也下了车,走到止步仰头观望的白琴身边低声道,“走吧。”说完,人已经率先推门而进了。

白琴不情愿的跟上,这处地处偏僻的精品礼服店装潢很高档,雅致中透着低调的,若非足够的自信和人脉,也不会开在这种人迹罕至的犄角旮旯里。

楼驭西一进门,就受到店长亲自接待的高级礼遇,然后指派了高级形象顾问接待白琴并亲自为她挑选试穿礼服。

白琴由高级形象顾问带领着去挑选试穿礼服去了,楼驭西则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等着,随手拿起玻璃茶几上的时尚杂志翻阅。

店长难得见到楼驭西亲自带着女伴过来挑选礼服,所以不免胆颤心惊,而这次的女伴又是新面孔,所以有些吃不准他的心理。

端了香茗上前,店长恭敬客气的开口,“楼总,这是新到的雪山毛峰,您尝尝……”

楼驭西闻到茶香,淡淡的清香昭示着茶叶不菲的价格,他放下杂志淡淡扫了一眼几度欲言又止的店长,并未去端茶而是冷淡开口,“有话就直说。”

店长忍不住脖子一缩,楼驭西冰冷的声音如寒冰冻的他浑身鸡皮疙瘩,“是,是这样的……半个小时前席秘书……”

话还没说完,一道清越温柔的声音夹杂着强力克制的惊喜传来,“驭西,你怎么过来了?”

席梦媛身上是刚刚试穿上身的香奈儿最新款米色削肩拖地长裙,高腰修身,深V领口处缀着约三公分的金色水滴状的施华洛世奇水晶,灼灼闪耀,大大的拖地裙摆完美的铺散在地。

高档舒适的面料,精良考究的剪裁,铸就奢华大气、简约优雅的风格,衬托着席梦媛如雪细腻的肌肤,玲珑窈窕的身材,如乍然闯入人间的维纳斯,高贵优雅中又透着风情万种的妩媚。

席梦媛正期待着楼驭西的赞赏,心里也为楼驭西亲自来店里接她而感到雀跃,他果然是在意她的。

下午楼驭西一开完会就离开公司了,为避免赶不上晚上的晚会她就自己过来试礼服了,谁想竟有这样意外的惊喜。

楼驭西深沉的墨绿眸子如冰刀划过席梦媛那张不识抬举的美丽脸庞,那目光仅仅在她脸上停留一秒就快速掠过,冰冷嫌恶的声音溢出略显无情的薄唇,“谁让你来的?”

席梦媛染上喜悦甜蜜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绽放开来,就被楼驭西这么一句冰冷无情的话僵化在脸上,美丽的眸子闪过错愕委屈的水光,她低下头去,嗫嚅颤动着唇瓣,却说不出话来。

白琴在高级形象顾问的推荐下试穿着一件古典优雅与时尚潮流相结合的黑色单肩,黑色柔软的面料让白琴白皙如牛奶般细滑的肌肤盈动着诱|人的光泽,纤瘦有度的身材更加清丽秀美。

形象顾问微微一愣,眼中闪过惊艳,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真是太美了,简直像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我觉得就这件挺好的,要不问一下楼总的意见?”

白琴被这么一夸,心中化开一丝淡淡的骄傲和开心,她对着镜子中焕然一新,清新绝美的自己,整了整衣领,心里想像着楼驭西看到她这幅模样时会有什么反应和表情。

淡淡应了声嗯表示同意,白琴告诉自己她只是尊重楼驭西的意见,毕竟是陪他出席晚会,所以没什么其他的意思。

穿过两面镜墙的长廊,白琴朝着休息区走去,还未到就听到一道温柔却蕴含着无限委屈的声音响起,让她刹住脚步僵在原地。

“驭西,总裁……不是你让我陪你参加晚上的宴会吗?所以我过来试穿礼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