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横生醋意3

横生醋意3

白琴下意识的停住脚步,有一种刻骨的冷,从四肢百骸开始蔓延,她伸手扶住镜墙稳住发软无力的身子,看着镜子里自己茫然而涣散的瞳仁。

有一种痛苦的情愫在眸子间流动,白琴近距离怔怔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刷白的脸色,震惊痛苦的眼眸,紧握的双拳……这些都是为哪般?

白琴有一瞬间的自嘲,嘴角扬起一抹僵硬的嘲讽弧度,虽然明知楼驭西这样多金英俊的男人不乏女人,可是凭空想象是一回事,眼见为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说好了不要在意,说好了不要再爱不要再痛了,可是心还是忍不住随着他波动。亲眼所见他跟其他女人纠缠,白琴甚至觉得痛的无法呼吸,一瞬间心脏被捅入冰冷尖锐的刀子,撕心裂肺的疼痛蔓延。

不,不要再痛了,不要再为楼驭西心动了,他是仇人,为他这样无情的男人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白琴深沉而缓慢的呼吸着,缓解和心口的胀痛,心中不断的告诫安慰自己。

就在白琴的思绪百转千回之际,就听得楼驭西丝毫不带感情的冰冷声音响起,“理解能力这么差,我看你连秘书都不要做了,滚!”

这样无情的声音虽然不是对白琴说的,可还是令她忍不住浑身一紧,指甲深深掐入掌心,看不到席梦媛脸上的表情,可是白琴依旧觉得揪心。

不知道是为了楼驭西外面有诸多的女人,还是因为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同情席梦媛,这种复杂却窒闷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外面响起了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白琴猜想大约是席梦媛屈辱受伤之下夺门而去,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凌乱的脚步心头有种黯然涩痛的感觉。

“席小姐,请先换下礼服再走……”一道客气不失漠然的声音响起,让凌乱的脚步一顿。

“好……”席梦媛低哑嗫嚅的声音响起,令白琴心中莫名迸射出一股怒火,继而引发埋藏在心底的那股深沉恨意。

白琴看了一眼掌心已经渗出血丝的纹路,随即昂首绕过插着时令鲜花的半人高青花瓷花瓶,踏进休息区,面色沉静淡然的看着楼驭西。

此时休息区已不见席梦媛的身影,大约是回到换衣间去换衣服了。

楼驭西顺着白皙笔直的小腿视线一路上移,黑色的礼服更衬出白琴的莹白,简约大方的剪裁,尤其是单肩的设计,让白琴迷人的锁骨尽显妖娆风情。

大胆的黑色让白琴美丽妖娆,清纯中带着跳脱的野性,肆意的吸引所有的注意。

楼驭西深邃的眸子毫不掩饰的绽放出一种欣赏的惊艳,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不吝赞美道,“很美,就这一件吧。”

白琴被楼驭西难得的赞美弄的微微一愣,以至于差点忘了自己在生气,回过神来之后恼怒的瞪着楼驭西,“既然已经有人陪你去晚会了,何必又要勉强我?”

闻言,楼驭西微微皱眉,“我想要谁去就谁去。”解释的话,他从不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