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横生醋意4

横生醋意4

“把女人当玩物,把别人耍的团团转就能证明你的魅力了吗?你就高兴了?”白琴气结,她没想到楼驭西这么自大,这么的厚颜无耻,他以为他算哪根葱啊?

“我的事不用你过问,你只要做好你的本分就行了。”白琴的质问,让楼驭西已经明显的昭示他的不悦了,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用这种态度对他说话,挑战他不容侵犯的权威。

“我根本不想过问你的事情,那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看不惯你不把女人当人看的行为。”白琴气的浑身发抖,她有种恨不得上前狠狠扇楼驭西两个耳光的冲动,她想要狠狠的打掉他自以为是的自大和尊傲。

“注意你所在的场合和言行,这不该是身为楼夫人的你所说的话,想想后果。”楼驭西压下愤怒,冷冷提醒。

“你……”白琴怒瞪着楼驭西不为所动的冷傲模样,那种纹丝不动不受影响的态度令白琴怒火更炽。

“总,总裁……那我先回去了……”席梦媛抱着手袋出现,表情怯怯的开口,说话间还小心翼翼的朝白琴望去,待看清白琴的脸时又瞪大双眼,脸色发白的露出震惊的表情。

楼驭西没有理会席梦媛,甚至就当没听见席梦媛的声音,后者委屈又恐惧,随即咬唇低着头走出礼服店的大门。

楼驭西端起茶几上已经冷却的茶水,一股脑的灌下,冰冷苦涩的感觉在口腔中回荡,让他愤怒烦躁的心渐渐沉淀,恢复冷静。

白琴看着席梦媛离去的方向,有些出神,一时间也没再开口说话。

“啪!”楼驭西将茶杯往透明的玻璃茶几上重重一搁,随即起身走向白琴,高大的身躯靠近,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白琴心生警觉,秋色瞳仁紧紧盯着楼驭西的举动,虽然闪过慌乱,但与身俱来的骄傲却没有令她后退半步,反而挺直了腰板抬起头迎上。

“既然礼服挑选好了,那就走吧,晚会还有两个小时,我们还要赶去美容会所。”楼驭西掠过白琴径自走出礼服店的大门,在经过她的时候淡淡开口,仿佛刚刚的不愉快都不曾发生过。

这下换白琴略微错愕,不过她很快冷静下来,附加着一丝淡淡的挫败,楼驭西这个男人实在太深不可测。

上一秒还在勃然大怒的前兆之中,下一秒却以恢复云淡风轻了,情绪把控收放自如,对付这样的人,需要的耐力和定力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

看来,她的复仇和逃离之路,还遥不可及,现在的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礼服,白琴看了一眼安静无人的休息区,贴心识趣的店员们早就不知道溜去哪了。

叹了一口气,正准备回到试衣间取回自己的衣服,就看见刚刚的形象顾问已经将她的衣服打包好递到面前,礼貌的笑道,“楼夫人,您的衣服和随身物品都在这里了,你清点一点看有没有少掉什么东西?”

白琴接过,点头淡淡一笑,“麻烦你们了。”她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没有什么好检查的。

“楼夫人,这是特地为您身上的礼服配备的手袋,您拿好。”就在白琴转身之际,形象顾问又递上一个包装精美的袋子。

白琴接过,便走出礼服店,走向那个已经坐在车中等着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