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横生醋意10

横生醋意10

音乐猝然停止,灯光霎时一闪,迅速照亮整个宴会大厅,没一个角落都透亮,人与人之间毫无半点可以遮掩的地方。

周围几个挨的比较近的聊天的女人错愕惊讶的看着牵着手的白琴和楼驭西,从她们闪烁暧昧的眼光中可以确认,已经认出了白琴楼夫人的身份。

白琴一惊,心里莫名的闪过心虚慌乱,条件反射的甩开南宫凛的手,脸上微微发烫之际,感觉背后有一道凌厉冰冷的视线几乎要穿透她的背脊。

不用回头,白琴就知道视线的主人是谁,顿时有种头皮发麻的慌乱袭来,好在她很快镇定下来。

抬眸对着神情微微黯然的南宫凛勉强一笑,“凛,你先走吧,这里交给我处理。”周围已经有人小声的议论起来,白琴忽略掉那些令人难堪的声音,她不想南宫凛遭人非议,更不想他跟楼驭西对上,所以想独自面对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

白琴的心意南宫凛又岂会不知,但是他不放心离去,双脚像是粘在了原地没有移动分毫,视线对上缓缓走来的楼驭西深不可测的墨绿眸子,声音清越坦荡,“我们之间坦坦荡荡,我又何必逃走惹人非议。”

是,话虽如此,事实也是如此,可是白琴却有种有嘴也说不清的烦乱,她感受着来自周围那些嘲笑或是等着看好戏的眼光,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

别人都是过客,她无需理会,可是楼驭西……却不是好打发的狠角色。

心里坦荡,又何惧人言。白琴这么想着,便昂首转身,对上那道几乎要将她凌迟的眼神,就这么冷静无谓的直视着他。

三分漠然七分愤怒,楼驭西的反应还是出乎了白琴的意料,她以为以楼驭西对她的态度,见到她跟南南宫凛在一起顶多是漠然和嘲讽。

愤怒是可以,因为她贴着楼夫人的标签却跟别的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谈笑风生,甚至有肢体接触,这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丢了他楼驭西的脸。可是愤怒会如此之多让所有人都明显看出来,还真的是让她惊讶。

“坦坦荡荡?”楼驭西欣长挺拔的身影靠近,冰冷的嗓音透着一丝玩味,却颇多无情的感觉,一直到在白琴面前站定,深沉的眼眸扫过那只被南宫凛握过的手,“如果真的坦荡,又何需用这个欲盖弥彰的词强调呢?”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楼驭西森冷锐利的眼神直直的刮在南宫凛清雅俊秀的白皙脸庞上,可后者听了却是眉头都没皱一下,坦然无惧的回望着他。

整个宴会厅静悄悄的,大家都安静的看着这一幕,挽着穆少谦手臂的清媛却白着脸闪动着不甘和嫉妒。

白琴因为楼驭西这毫不留情的污蔑而气的身体微微颤抖,如果周围不是那么好奇或看好戏的目光,她真想好好跟他辩解理论一番,可是碍于这样的场合,她虽然生气却还是保持最后的骄傲和冷静。

“楼驭西,你知道你在哪里吗?”压抑着愤怒,白琴压低声音,一字一顿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