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戏里戏外1

戏里戏外?1

南宫凛优雅的莞尔一笑,儒雅中透着沉稳,完全没有被楼驭西肃杀的气场所影响,“难得见到冷静自制,不可一世的楼大总裁失控,想必大家跟我一样期待。”

这样淡淡的透着慵懒调侃的话无疑也是一种暗暗的提醒,南宫凛正直优雅的范让人不由心生好感,大家自然而然的不会让勾|引楼夫人的第三者上面联想。

楼驭西眼中的愤怒一点一滴的散去,最后只留下漠然,他抬眸环顾一下四周,冷淡道,“既是老婆的旧友到访,我看还是另找地方叙旧吧,别影响了大家。”

冰冷没有丝毫起伏的语调,让人不敢多说一句,楼驭西说完,突然转身,强行用力的钳住白琴的皓腕,拉扯着朝着大门口走去。

白琴毫无准备,就这么被楼驭西强拉着,跌跌撞撞的跟着他离开。

南宫凛面如冠玉的脸闪过一丝忧色,剑眉微蹙,思索片刻便抬步跟了上去。

三人一走,偌大的宴会厅又活络起来,大家开始八卦谈笑起来,围绕着刚刚发生的一幕发散开来。

穆少谦沉默着盯着空荡荡的大门,对着身旁那个失落又不甘的美艳女人低声叹道,“你都看到了,别让自己陷入无法自拔的可悲境地里,聪明的人是知道如何在这个圈子里保护自己的。”

清媛瞪着一双妖冶充满灵气的眸子,许久才泄气一般的闷闷开口,“我知道。”

手腕被用力禁锢的生疼,白琴踩着十公分的细高跟鞋,要跟上楼驭西长腿快节奏的步伐,走的十分吃力,好几次要不是楼驭西拉着,她就要跌到地上去了。

就这么强行被拉扯走出宴会厅,走过门外长长的红地毯,酒店大楼外面的广场上喷泉随着七彩的灯尽情飞洒着各种水花,迎面还有细细柔柔的冰冷水雾扑面而来。

寒风一吹,白琴浑身一颤,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冷汗浸透,在十二月寒冷的夜晚,只着单薄晚礼服的她真的抵挡不住这滚滚而来的寒流。

“楼驭西,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放手!”白琴被拖着大步前行,身体东倒西歪的,走的气喘吁吁,高高盘起的发型微微的乱了,垂下几缕发丝落在耳后,黑夜中更显娇俏妩媚。

楼驭西沉默不语,反而愈发加快脚下的步伐,手中的力道加大,强行扯着白琴朝前走去,想要甩开身后那个紧追不舍的身影。

楼驭西边走便掏出手机,找到司机的号码拨出去,“开车到酒店门口的马路,马上!”

“楼驭西,你放手,你弄疼她了。”南宫凛心疼白琴的狼狈,以白琴的身手却被楼驭西制衡的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可见楼驭西的深藏不漏与深沉可怕,终究还是忍不住,加快脚步上前拦住那个已然失控的男人。

失控,对于楼驭西此时行为的认知,却让南宫凛心头不安和沉重起来。

楼驭西对白琴失控,这对他来说,可并不是什么好现象。

“啊,好痛!”眼看着南宫凛拦住去路,楼驭西不悦的用力一扯,想将白琴拉回自己身边,白琴身子不稳一个趔趄栽倒,却听到一声轻微的卡擦,白琴顿时脸色惨白的痛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