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戏里戏外2

戏里戏外?2

“白琴……”南宫凛担心的低声喊道。

黑夜之中,酒店大楼里的灯光和玻璃墙面上的LED灯光不足以照亮一切,听到白琴痛呼,让南宫凛本就担忧的心高高悬起。

想要上前蹲下检查,却被楼驭西蛮狠粗鲁挥开,“滚开!”

南宫凛一时不察,被楼驭西推的后退好几步才勉强稳住身体,刚要开口,却见楼驭西转身,长臂一揽,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拦腰抱起白琴,朝着喷泉外的马路走去。

白琴一惊,双手下意识的勾住楼驭西的脖子,惊慌喊道,“楼驭西,你干嘛?快放我下来!”

楼驭西则回以一声冷酷十足,气势十足的喝斥,“闭嘴!”

白琴一愣,竟没有再开口回敬他,即使在黑夜中看不清楚楼驭西的脸但是她依旧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在生气,是正常人那种很情绪化的生气,这让白琴很震惊。

这样的情绪不该出现在冷酷无情的楼驭西身上,这太不正常了。

南宫凛止步,不想因为自己的争取而让白琴遭受更多的愤怒和粗暴,他清透的眸子在黑夜忧心忡忡,高大的白色身影越发的沉郁非凡。

一辆黑色尊贵优越的车子戛然而止,司机下车,开门,楼驭西伸手一丢,弯身上车,关门。

车子快速启动,疾驰而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南宫凛盯着车子离去的方向良久,才落寞的转身离去。

白琴好不容易坐稳身子,右脚脚踝处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传来,让她不自觉咬牙蹙眉忍着。

楼驭西漠然的坐着,身体呈自然后仰的坐姿,唯有双拳握紧显示他的紧绷。黑暗中看不清他俊脸上的表情,只感觉到沉默的让人觉得分外压抑。

白琴心中有气,脚上的疼痛让她心情恶劣,可是楼驭西失控的怒气又让她觉得有些莫名和无辜。

夜晚的路上车辆稀少,车子开的飞快,半个多小时就回到了庄园。

以楼驭西的个性,白琴几乎已经可以猜想到他绝对会冷着脸独自下车,毫不留情的将她扔在车子里。可是令白琴再度错愕的是,楼驭西下车后绕到车子的另一边打开车门,就在白琴愣愣不明所以之际,他弯身伸出长臂,再度轻松的将她抱起,朝着灯火通明的庄园大厅的大门走去。

“马上让家庭医生过来!”临走之际,楼驭西冷声朝着发愣的司机吩咐。

白琴只觉得呼吸有些急促,脸上发热,她伸手抵住楼驭西健壮的胸膛不自然的低声道,“我只是扭了脚,你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她有着自己的倨傲和坚强,这么多年她也已经习惯凡事靠自己。

“你给我安分点。”楼驭西没好气的开口,语气虽然火药味十足,可是蕴含着的不善表情的关心和温柔却让白琴心头一暖。

比起平日那些冷冰冰的言语,这暴躁不耐的语气却异样的感动着白琴,这一刻,白琴宁愿相信,这个男人是真的担心自己的脚伤,是关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