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戏里戏外3

戏里戏外?3

那些愤怒,生气,还有那些沉重的仇恨,此刻都被楼驭西大声的一吼给冲散了,不知为何,这略显暴躁的喝斥竟令白琴闪过一丝疑似甜蜜的心境来。

楼驭西抱着白琴,一路上无视庄园里佣人惊诧的目光,稳步回房,期间还用一贯冷淡的口吻吩咐佣人准备夜宵,以及其他一些细碎的事情。

医生很快赶过来,检查了白琴已经肿起的右脚,虽然看起红肿有些严重的样子,不过好在只是扭到了,就听到“咔嚓”一声,白琴吃痛的闷哼一下,扭伤错位的关节被扳正回来。

“好了,接下去几天注意休息,尽量不要做剧烈的运动,或是让右脚负重太过,很快就会没事的。”医生细心的嘱咐几句就收拾着东西离开。

白琴微微舒展着脚趾脚掌,神奇的发现脚踝处已经没有了刚刚那种钻心的疼痛了,整只脚轻松许多,只是扭转到一定程度有些紧绷和细微的酸胀。

“不要脚废了就不要乱动。”楼驭西端着一个木制的餐盒走进来,看着白琴的举动淡淡开口。

白琴循声望去,就一阵饭菜的香气所吸引,宴会上除了酒水和冷冰冰的精美糕点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的白琴被这美食的香气一勾,顿时觉得饥肠辘辘。

清亮美丽的秋色瞳眸扬起一抹期待之色,白琴盯着楼驭西手中的食盒,困难的吞咽蓦然增多的口水。

楼驭西也不罗嗦,将食盒放在桌子上打开,将里面泛着香气的精致饭菜一一取出,然后走到白琴面前弯腰抱起白琴放到桌子旁边的沙发椅上。

“吃吧。”楼驭西将筷子递给白琴。

白琴迟疑了一下,今天的楼驭西实在太反常了,可是看着面前泛着香气,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白琴没再犹豫,不再去猜测楼驭西这行为背后的深意,举起筷子大块朵颐起来。

一直到吃饱,白琴才扔下筷子,看着还在细嚼慢咽斯文进食的楼驭西,匆匆站起身准备偷溜,“我去看看瞳瞳睡着了没有……”

楼驭西夹菜的动作一顿,抬眸淡淡睥了白琴略显狼狈别扭的表情,“吃饱喝足了就溜了?”

白琴脚步一顿,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我怕瞳瞳睡着了不老实,会蹬被子……”

“好了伤疤忘了痛,把医生的话当耳旁风了?”楼驭西继续刚刚停住的动作,将菜优雅的送入口中,斯文的咀嚼着。

白琴觉得心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了,那种无形的压力让她提心吊胆,今晚的楼驭西让她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诡异的心慌。

一向习惯了他的冷言冷语,他的残酷无情,看着他诡异的温柔竟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完全吃不准他下一步的行动。

“我没有忘记,很晚了,我只是想回房休息,请问楼总还有什么指示?”白琴实在受不了,便不客气的道出心声。

她更没有忘记,是谁害的她扭伤脚的。

“休息?”楼驭西放下筷子,优雅的拿起餐布擦拭嘴角,“那就休息,大床不就近在咫尺吗?又何必舍近求远?”他的语气很轻柔,在理所当然不过的姿态,可是没有平时冰冷的口吻却要让白琴发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