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戏里戏外4

戏里戏外?4

“那是你的床,你的房间,跟我没关系。”深吸一口气,白琴克制着最后一丝理智跟他说话。

“从今晚开始,这个房间也会变成你的卧房,这张床……就是我们的床。”楼驭西起身,越过白琴走出房间,很快就有佣人进来收拾碗筷桌子。

白琴刚刚被感动浸润温暖过的心又开始愤怒起来,楼驭西总是能这样轻而易举的挑起她的脾气,她就是弄不明白,他那种理所当然,势在必得的自信和强势到底谁赋予的。

“凭什么?凭什么你不经别人同意就擅作主张?”白琴压抑着怒气的声音自牙缝里溢出,炽烈的怒火让她美丽的瞳仁更加的晶亮清澈。

“凭什么?”楼驭西关上房门,冷笑着一步一步走近白琴,那些伪装了不到一小时的温柔终于在他扬起的残酷冷笑中消失殆尽。

白琴皱眉,心中警惕,一步一步的后退,直至退至墙角,再也无路可退。

“凭你是我楼驭西名正言顺的妻子,难道不应该于我同住一室,同床共枕吗?”楼驭西觉得白琴脸上的戒备碍眼极了,她在那个男人身边时明明是一副安然温柔的模样。

“谁是你的名正言顺的妻子你心里有数,楼夫人这个头衔是你强按在我头上的。像你这样的男人,多的是女人趋之若鹜,你楼驭西想要女人还不简单吗?可是你为什么偏偏就是不肯放过我?”

白琴愤怒中透着困惑,若说仇恨报复,那也应该是她对他的,为什么楼驭西不肯放过她?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她化名接近他以至于他恼羞成怒,所以想要帮助她狠狠羞辱她?

一个男人,不择手段禁|锢一个女人,原因不外乎那么几个,可是白琴有自知之明,她可不认为楼驭西爱上她了,所以想要想尽一切办法留住她。

“放过你?”楼驭西深邃的眸子闪动着波涛汹涌的晦光,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白琴细滑的脸庞,轻柔却残酷道,“放你到别的男人身边吗?”

白琴脸一侧,躲过楼驭西的碰触,冷下声音学着楼驭西无情的口吻道,“我们本来就是不相关的两个人,因为别人的错误阴错阳差的做了夫妻,既然已经错了,为什么要一错再错?”

白琴的那句不相关,让楼驭西英俊清逸的脸刻上一份森冷,他用力前倾,整个人欺压住白琴的身子,“是吗?我倒是很喜欢这种一错再错呢。”

白琴被压住,后背抵在冰冷的墙上动弹不得,右脚刚刚扭伤不敢轻易用力,被迫承受楼驭西一般的体重,双手抵住楼驭西的胸膛怒道,“楼驭西,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得寸进尺?”楼驭西冷哼,“是谁昨晚定下契约,愿意用身体换取自由的?”

白琴一愣,昨晚的记忆清晰的窜入大脑,咬着唇,用沉默代替回答。

“是谁……顶着楼夫人的身份大庭广众和野男人勾勾|搭搭的?”楼驭西发泄似的恨声说完,便俯身,低头狠狠咬住白琴娇嫩的唇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