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戏里戏外5

戏里戏外?5

“唔……”唇角一痛,白琴想要惊呼,却发现口被狠狠封住。拼命挣扎却徒劳,欲要躲闪可是身后是坚硬冰冷的墙壁。

灼热的呼吸在耳畔,越来越急促,粗沉。

身体一轻,白琴被抱起,轻柔的放在**,楼驭西出乎意料的温柔令白琴恍惚间有种被珍视的感觉。

怔愕迷离之际,白琴听到楼驭西似乎在喊她的名字,似真似幻,身体完美契合的那一刻,两人同时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喟息。

仿佛他们本是一体,经过了上千上万年的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了彼此。

这一夜,剑拔弩张在缠绵悱恻的亲昵中无形消弭,不知道是谁在沉沦,谁又动了情。

白琴最后累得再也睁不开眼,在楼驭西的臂弯中沉沉睡去,仿佛漂泊许久的人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港湾,白琴放下仇恨,放下芥蒂,安心在楼驭西怀里沉睡。

一觉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白琴朦朦胧胧伸手朝旁边探去,被褥已冷,楼驭西早已离去,昨夜的温暖和缠绵似乎只是空梦一场。

枕着楼驭西的枕头,呼吸间伴着他强势不容忽略的味道,白琴又觉得不是梦,昨夜他给予的感觉又是那么清晰。

不同于前一夜的那种带着探究亦或是证实的急切索取,仿佛想要印证什么似的着急,可是昨晚却变得温柔起来,那种迅速渐进的引导,一直到身心愉悦极致的那一刻,都让白琴觉得被珍视。

手机在震动,白琴回神,微微支起头在地板上凌乱的衣服堆里摸索,直到摸到那个冰冷坚硬的东西,目光触及昨晚那件黑色的小礼服微微有些迟滞,白琴还记得楼驭西根结分明的修长手指从她身上将礼服剥落的那种不容反抗的严肃模样……

手指轻滑手机屏幕,脸上微微发热,昨晚情不自禁沉沦的她如今想来还真是……羞赧。

“天哪,居然快十一点了。”白琴惊呼,差点从被窝中直接坐起来,她一向在早晨七点之前清醒的精准生物钟居然罢工了,实在是该佩服楼驭西在**的体力。

噗……她又乱想到哪去了?

拍了拍脸,白琴有些犯难,被子下的她未着寸缕,这个属于楼驭西的房间里肯定不会有她的衣服在,她该怎么办?是要穿着昨晚的礼服回她之前住在瞳瞳隔壁的房间取衣服吗?万一被佣人们撞见多不好?

一想到这儿,白琴不由的捂住脸,楼驭西,你这个混蛋,总是让她难堪。

“妈妈,你还不准备起床吗?”一道童稚不解的声音打破白琴的烦乱的心。

白琴一惊,沙哑开口,“瞳瞳?你怎么在这?”一转头,视线里已经多了一个可爱的小脑袋,正无辜不解的揉着惺忪的大眼睛。

“早上瞳瞳醒来找不到妈妈很担心,幸好佣人告诉我你在爸爸房间里,妈妈你真贪睡,瞳瞳等着等着又睡着了。”瞳瞳带着撒娇抱怨的语气可爱至极,在泄露他心中的担忧时面对白琴睡在他爸爸**这件事反应再自然不过,孩子单纯的心中也不会像大人那样有过多的复杂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