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戏里戏外6

戏里戏外?6

可是白琴心在耳里却忍不住呻|吟的哼哼,天哪,大约庄园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昨晚睡在了楼驭西的**,承欢在他的身下了吧?

“妈妈,你头疼吗?”瞳瞳凑过小脸,看着白琴抚额哼哼,有些担心的询问。

“不是,妈妈脚疼,瞳瞳能帮妈妈去你隔壁的房间把妈妈衣橱里最左边的那套衣服拿来吗?”白琴垂下手,对着瞳瞳单纯的可爱小脸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妈妈的衣服和其他东西昨天下午就被人搬到爸爸的房间啦。”瞳瞳趴在床沿,小脑袋噌啊噌,听了白琴的话如实的回答。

“是吗?”白琴秀眉一紧,这才意识到楼驭西将她安置在他的房间并不是昨晚临时起意,而是早就安排好了,虽然也是强迫不顾她的意愿,却跟她原先想的惩罚有些出入。

楼驭西,他的冷漠,她认定的残酷……其实并没有那么不堪是不是?

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照亮整个房间,昨夜下了一整夜的雨,洗尽了大地的污浊,重新还以清新,白琴深吸一口气,看着瞳瞳的笑脸告诉自己,其实生活并没有她想的那么不堪。

“妈妈,快起床喽,马上要吃午饭了。”瞳瞳见白琴愣着,便学着楼驭西似的皱眉催促。

白琴一笑,伸手揉揉瞳瞳柔软的短发,宠溺道,“遵命,宝贝你先下楼玩会儿,妈妈洗完澡就来陪你。”

真是的,昨晚被楼驭西那么卖力的贯彻执行所谓的契约,她居然累的直接睡过去,连澡都没有洗,真是汗颜。

“哦,好,那妈妈要快一点哦。”瞳瞳说着已经扶着床沿起身,挥了挥可爱白嫩的小手就蹦蹦跳跳的离开。

白琴舒了一口气,微微移动酸软无力的身体下床,拾起地上散落的礼服挡着身体冲进浴室。

站定在浴室的镜子面前,移开遮挡的衣服,白琴看清自己身上大大小小深浅斑驳的青紫痕迹时,还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楼驭西一晚上又啃又咬制造这些为的是什么?就为让她不能见人?

甩甩头,不再去猜测楼驭西背后的动机,白琴淋浴区,打开花洒,调适了水温,当温热的水流流淌过青紫斑驳的肌肤,酸软无力的身体后,渐渐的恢复过来。

腰际微微酸痛,白琴低头一看,两腰都有明显的指印,那是楼驭西用力握着她的腰狠狠冲撞留下的……想到这,心忽然一阵悸动。

冲洗干净沐浴露,关了水阀,白琴取过一旁的毛巾擦拭头发,然后围着浴巾走出浴室。

一手随意的擦着湿发,白琴来到衣帽间打开其中一间大衣橱,发现里面都是清一色的男式深色衬衫和四季不同面料的西服,领带,皮鞋……这显然是楼驭西的衣橱。

白琴关上衣橱,打开旁边另一个并立的大衣橱,里面装满了适合冬季穿的各大品牌的时下最新款名贵衣服,各种颜色都有,看的白琴眼花缭乱。

翻了许久才从角落里找到属于自己的衣服,白琴踮起脚去拿衣橱最上层角落的那双黑色平底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