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戏里戏外7

戏里戏外?7

奈何衣橱太高她个子不够,心里正想着是不是出去搬张凳子进来的时候,一双独属于男性的大掌出现在白琴的视线范围内,根结清晰的修长手指准确无误的拿起白琴想要的那双平底皮鞋。

“这双?”略显低沉的声音没有了平日的冰冷。

白琴一愣,猛然回眸,跌进一双深邃的墨绿眼眸,那清亮的瞳仁倒映着只裹着浴巾表情慌乱的自己。

楼驭西,他这个时候怎么回来了?

白琴惊得差点跳起来,慌乱后退,差点跌进衣橱,楼驭西及时伸出手稳住她。“慌慌张张,毛毛躁躁,是不是脚还想再扭一次?”

白琴稳住身子,抓着干净衣服的双手下意识的护在胸前,睁大一双秋水剪眸,蒙着一层淡淡的警惕,“你……怎么回来了?”

楼驭西松手,淡然的睥了一眼满脸戒备的白琴,转身走到另一个衣橱面前打开,伸手取出一套看起来比较休闲却同样简直不菲的深色西装,“你大概是忘了谁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了才问这种愚蠢问题的吧。”

没有冷声嘲讽,倒是有种好心情下淡淡的揶揄,白琴紧了紧手中的衣服转身走出房间,在楼驭西这种不正常的反应之前她还是保持沉默最为明智。

楼驭西没去理会白琴的冷淡沉默,兀自换起衣服,等他走出衣帽间,白琴也已经换好衣服了,虽然头发还湿着,却有种神清气爽,出水芙蓉的清透之美。

楼驭西看着白琴湿漉漉的长发微微皱眉,没有言语便走了出去。

白琴见他走了,刚好松口气,就见他拿着一个米白色的吹风机走进来,神态自然的对白琴招呼,“过来,头发湿着容易着凉,先把头发吹干了。”

白琴却因为他这句说的极其自然的话愣在当场,楼驭西一夜之间的转变令她极其不适应,现在他又举着吹风机一脸自然的要给她吹头发,仿佛他们之间已经是历经过沧桑后归于平静的老夫老妻,说着稀松平常的话,做着再简单平凡的事情。

迟疑的看着楼驭西的俊脸和姿态,白琴谨慎开口,“还是我自己来吧。”

“过来!”楼驭西加重语气,虽然有些强势和不耐,但是并不让人反感,反而能从中体会到一种真切的关怀意味来。

白琴缓缓走过去,就被楼驭西按坐在面前的凳子上,插上电源,吹风机发出嗡嗡嗡的轰鸣,楼驭西修长的手指穿过白琴的长发,动作很轻柔,虽然不是很熟练,但并没有扯痛到白琴的头皮。

暖暖的风吹在头上,不知道为什么,白琴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也跟着暖暖的。

这样的楼驭西,太温柔,温柔到让她又忍不住开始动摇,心中产生了期待和憧憬。

但是,这会不会……最终又是一场空梦?

楼驭西,你的温柔我看不懂。

“好了,下楼吃饭吧。”就在白琴思绪百转千回之际,就听到头顶上楼驭西淡淡说道,吹风机的轰鸣同时停下。

白琴转头,对上楼驭西沉静的眸子,低声开口道了声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