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戏里戏外8

戏里戏外?8

白琴清丽绝美的脸上泛着红晕,闪动着一抹羞涩,楼驭西收起吹风机,唇角弯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走吧,瞳瞳已经等你半天了。”楼驭西淡淡开口。

白琴心头小鹿乱撞,心跳一下急过一下,慌乱间对上楼驭西深邃的眼,又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应了声“嗯”。

楼驭西伸出手,白琴不解,准备抬步朝房间外走去。

“为了给瞳瞳一个温馨和睦的家,你是不是也得配合一下,至少在孩子面前扮演恩爱的夫妻?”楼驭西站在原地,淡淡的开口,同时也变相的解释了从昨晚回来开始他的一系列古怪行为。

白琴刚刚温暖起来的心一点一滴的冷却,原来他只是在演戏,忍不住嘴角扬起浓浓的嘲讽,“那也请你不要入戏那么深,没有观众的时候又何必演戏?”还演的那么逼真,让她信以为真。

楼驭西深邃的眸光泛起一丝困惑,女人怎么那么难伺候?他放低姿态,她就心生防备。他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却又让她变脸生气。

忍了忍,楼驭西忽略心中的不悦和不解,淡然道,“楼下有观众等着,从走出这个房间就开幕了,难道你不该尽职尽责一点吗?”

白琴眸光里薄凉的悲哀一点一点收起,楼驭西那些古怪的言行有了合理的解释,他又恢复成那个冷酷无情的楼驭西,她应该放心了不是吗?

绝美清透的小脸恢复平静,白琴主动牵起楼驭西那是犹悬在半空等着的大掌,不同于平日冰凉的温度,温暖的感觉令她微微怔愕。

“走吧,等到戏落幕的时候我们便是陌路人。”白琴不由分说,拉起楼驭西的走就往外走。

白琴说这句话时的平静语气和绝然表情令楼驭西眼神微微一闪,不由自主的凝视着走在前面的小女人,缓步跟上。

当年,从酒吧口中可以得知,白琴是故意接近他,并下药设计他,从她愿意远走他乡为他偷偷生下孩子并且不打算将这一切告知他的行为来看,不难看出她是喜欢他的。

可是这种喜欢被他出现在她爸爸病房并打算摘掉氧气罩的决绝行为击溃幻灭了,那些没有支撑的喜欢转化成了深沉的恨,杀父之仇的深切之恨。

想必是对他彻底的失望吧,在他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女人爱着自己的时候却已经让她恨上了,命运总是这么的残酷无情,根本不给人任何接受和适应的机会。

他们之间隔着无法跨越的家族仇恨,所以就这样也挺好,不必计较爱不爱,只有契约和不得不维持的表面和睦。

“爸爸,妈妈……”瞳瞳乖巧充满喜悦的声音打断楼驭西一路的沉思。

抬眸望去,孩子笑意吟吟的可爱小脸就在眼前,那么真实。

是的,他们之间割不断的,还有孩子这根纽带。

“瞳瞳,饿了吧?怎么不先吃呢?”白琴看见瞳瞳可爱帅气的脸上眉眼舒展,带着幸福的神色,心顿时变的柔软,哪怕为了孩子幸福,楼驭西的建议不无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