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戏里戏外9

戏里戏外?9

自然而然的松开楼驭西的手,白琴坐在瞳瞳身边的座位,低下头温柔自然的亲亲瞳瞳的额头,疼惜道,“饿了吧?”说好马上下来,洗澡换衣服跟楼驭西拌嘴,一个小时很快又溜走了。

瞳瞳被白琴疼惜的一亲,顿时眉眼弯弯,笑的一脸幸福,下意识的看了在另一边坐下的楼驭西,乖乖道,“我不饿,我要等爸爸妈妈一起吃饭。”

记忆中似乎今天最完整最幸福了,因为有爸爸妈妈同时陪着他一起吃饭,有他一直渴望的温柔母爱,所以从他醒来到现在柔嫩的嘴角一直高高扬着。

楼驭西看着被母亲珍视宠爱下越发乖巧懂事的儿子,破天荒的温和开口,“吃吧,一会儿还要出门。”

正在为瞳瞳盛饭的白琴动作一顿,转头疑惑的看着他今天休闲的打扮,英俊的面容没有平时的冷硬,多了一份悠然宁静的怡然,收回视线平静开口,“出门要去哪里?”

瞳瞳在人身安全上存在隐患,所以若非逼不得已不会轻易出门,白琴不明白,楼驭西这是唱的哪出。

仿佛看穿了白琴的内心,楼驭西夹了一块滑嫩的鱼片放入瞳瞳碗里,漫不经心之中又透着一丝意味深长的高远来。“昨晚宴会闹了那一出,你觉得各大报刊的记者会怎么报道?”

白琴脸色一僵,昨晚楼驭西跟凛虽然没有大打出手,但是两个同样身份地位出众的优秀男人为了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紧张感觉,任谁都看得出几分端倪,更何况那些感觉敏锐天生喜欢挖掘八卦的记者们了。

将盛好的饭放在瞳瞳面前,白琴已经恢复常态,温柔的开口,“瞳瞳,来,快吃。”

楼驭西见她这样,顺势将自己面前的空碗推给她,示意她也给盛一碗,白琴默然接过,淡淡询问,“一会儿要去哪里?”

“正心小学搬新校址,作为赞助人之一的我需要去祝贺剪彩。”

“妈妈,什么时候我也能跟其他小朋友一样去学校上学?”声音之中无不透着期待。

白琴一低头,就看到瞳瞳那双跟楼驭西一样色彩的眸子流露出小心翼翼的期待,顿时心中一痛,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和窒闷。

“今天下午先去学校参观参观,你可以先感受一下。”楼驭西看着白琴语噎难受的样子不由接过话茬,替她解围。

“嗯,好。”瞳瞳端起饭碗飞快呃吃了起来,那瞬间被点亮的眸子毫不掩饰他的好心情。

白琴沉默的看着,在她缺席的这五年,她的宝贝显然孤单的太久了。没有妈妈的疼爱陪伴,也没有同龄的小伙伴,还要忍受那些心有不轨之人因贪念的伤害。

一顿饭,在孩子的期盼,大人的沉默下很快结束。

佣人们在收拾桌子的时候,季天漓匆匆走进来,看了一眼穿着休闲舒适的白琴一眼便对着楼驭西恭敬开口,“总裁,都准备好了。”

楼驭西微微颔首,对着旁边候着的佣人吩咐,“带少爷去换双鞋。”瞳瞳脚上还穿着绒绒毛的拖鞋。

“是。”佣人刚要牵着瞳瞳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