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桃花债惹上门1

桃花债惹上门1

学校的活动结束,楼驭西和校长去了办公室谈事情,说是很快回来。

瞳瞳玩的满头大汗,白琴怕他风一吹会着凉,就带着他先去车里等。季天漓把车子开到学校大门外,车里早早开起了温度适宜暖气,白琴将瞳瞳湿透的衣服换上,一早出门竟然有先见之明的带上了替换的衣服。

季天漓坐在车内,安静的从车内的镜子里看着白琴对瞳瞳呵护备至,那种发自内心的疼爱模样。这是从前冒充她的童安雪无法比拟的,亲生的还是非亲生的,真心的还是虚伪的,仅仅一眼便看得出。

手机震动,季天漓拉回余光接听,是公司大楼出的保安打来的,听了电话的内容,季天漓清冷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却也没多说,只是便是知晓,后续会处理的之后就挂了。

白琴已经给瞳瞳换好衣服了,就等着楼驭西回来就可以回去了,见季天漓接完电话眉心微蹙的模样,便淡淡开口,“有事?要是急的话你可以先去处理,楼驭西那里我会跟他说的。”

面对一个从小到大一起长大如兄长的一样的朋友,明明知道他已经站在楼驭西那边,曾经为他“助纣为虐”,但是白琴仍旧做不到彻底的绝然。

毕竟,心底深处还残存着幼时一起长大的情分在,当着熟知内情的季天漓的面,白琴直呼楼驭西的名字,对于这种关系她不用对着他隐瞒。

季天漓却在听了白琴直呼楼驭西姓名的时候清冷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苟同,想了想,他还是沉吟开口,“有些事,并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所以你的恨不用那么绝对。”

白琴挑眉,对于爸爸当年重点培养的季天漓却去偏帮楼驭西有着不谅解和埋怨,“不用跟我打哑谜,有话就直说。”

白琴当然明白季天漓指的是什么,可若是说她冤枉了楼驭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且不说当年她亲眼看着他无情残忍的站在爸爸病床前想要去摘掉那氧气罩,夺取唐心珠宝也是事实,爸爸含恨而终更没有假,而且楼驭西也绝不是那种受了委屈而忍气吞声的人。

“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用你的心去感受。”季天漓不能透漏太多,可是他说这话的语气绝对是语重心长。

“我不管是用眼还是用心,感受到的都是楼驭西的残忍和独|裁。”白琴没好气的冷哼,有些话当着孩子的面她不愿意说太多,怕不和睦的家庭环境对孩子的成长和心理有负面影响。

“你……唉……”季天漓无奈的语气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叹,后视镜中楼驭西欣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渐渐靠近。他知道,此时再不抓紧机会说,恐怕这两个同样骄傲倔强的人会错过很多,这两天楼驭西的改变和退让他都看在眼里,实在不愿看到两个彼此在乎的人最终劳燕分飞。

“当年……你爸爸突然心脏衰竭住院,这件事跟楼总毫无关系,后来医院为什么失火,安雪又为什么会带走你的儿子,顶着你的脸回来?你难道真的一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