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桃花债惹上门2

桃花债惹上门2

声音戛然而止,楼驭西已经大步走过来了,白琴疑惑着,刚想追问,突然听到车门哗啦一下被打开,楼驭西高大的身子就这么弯身坐了进来,便识趣的噤声,没再追问。

季天漓这些提醒是为了什么?不可能仅仅只是跟爸爸的死撇清关系吧?而且像楼驭西那样的男人,如果是他做的事情他绝不对推卸,应该说就算不是他做的,被诬陷了也绝不会开口解释半句。

爸爸的死的确很蹊跷,虽然他年纪大了,但是身体一向很好,又怎么突然心脏衰竭呢?可是楼驭西夺了唐心珠宝又是不容狡辩的事实啊。

“在说什么?”觉察到车内气氛的凝重,楼驭西深邃的眼眸一沉,带着一丝了然和怒气质问坐在前排的季天漓。

季天漓明显身子一僵,但却没开口。

白琴瞥了楼驭西气势汹汹的脸一眼,随即淡漠一哼,“我跟叛徒有什么好聊的。”

无形中化去了季天漓面临的责难,也从另一个角度申明,她跟季天漓什么也没说,只因季天漓曾经背叛爸爸这一方面,她就不愿跟他说话,所以造成车内的沉默凝重。

楼驭西略带审视的目光扫到瞳瞳单纯稚嫩的可爱小脸,伸手轻轻捏了捏,“妈妈跟叔叔刚刚没吵架?”

瞳瞳灵动的大眼来回看了楼驭西两眼,最后无辜的摇头,“妈妈给瞳瞳换掉湿衣服。”

小家伙很聪明,懂的避重就轻,熄灭了爸爸的怀疑,同时也没有撒谎。

“天漓,回去吧。”楼驭西的口吻已经不复刚刚的严厉了。

季天漓点头,启动车子离开,一场因昨夜晚宴上延续的婚外|情,第三者插足的八卦流言被今天一家三口出现在正心小学乔迁剪彩仪式的幸福和睦击散。

回到庄园,等白琴抱着已经睡着的瞳瞳下车,季天漓就把刚刚接获的最新消息禀报给楼驭西。

白琴抱着瞳瞳回房,替他脱去外套盖好被子,看着孩子安静熟睡的样子脸上不自觉的带着温柔的笑容,伸手轻轻的摸摸瞳瞳天使般的小脸,而后低下头亲亲他的额头。

看瞳瞳这样子,没有两个小时是不会醒的,刚刚真的是玩疯了所以累了,白琴起身,准备去浴室洗个澡,刚刚陪着瞳瞳疯玩出了一身汗,黏腻腻的很不舒服。

走进浴室才想起来,放在隔壁房间的衣服全都被搬到楼驭西的卧房去了,于是只能先去楼驭西拿衣服。

经过楼梯口的时候,却听到楼下客厅传来一阵幽幽抽泣的哭泣声,白琴脚步一顿,那声音很揪心也很熟悉。

“总裁,求你了,不要赶我走,以后我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低低哭泣的声音渗透着一种无助绝望的凄厉,虽不尖锐,却有种说不出的伤。

白琴听着这凄婉苦楚的声音微微皱眉,想不到楼驭西把他外头的烂桃花惹到家里来了,虽然跟他勉强在一起的夫妻关系,但是小三都上门来了,这种感觉还是会让白琴多少有些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