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桃花债惹上门3

桃花债惹上门3

“你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吗?”伤心欲绝的哀求下,楼驭西的声音平静的近乎无情。

席梦媛微微一怔,透过泪眼婆娑的双眸,她心惊的看着楼驭西如一尊雕像坐在那里,散发着无尽的冷漠和绝情。

牙齿止不住的打颤,席梦媛的心也跟着颤抖,她用细碎近乎呜咽的声音回答,“我……错在,太愚蠢,不该理解错总裁传达的意思。”低低的声音充斥着不确定的害怕,那么明显的颤音听的人心头很是不舒服。

楼驭西冷眼看着席梦媛委屈受伤的眼神,那种无尽的幽怨,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真正错在哪里,只是觉得无辜,还有他无情,小题大做让她难过的表情,英俊逼人脸庞染上一层森冷的寒霜,让人不由的打从心底感到害怕。

对面沙发上坐着的季天漓看到楼驭西越来越冷的表情心中对席梦媛轻蔑的哧然,这个女人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真是的悲哀。

就在席梦媛快要顶不住楼驭西凌厉的直视目光而开始哆嗦身体时,楼驭西冰冷无情的声音透着一股厌恶的不耐,“席梦媛,你的确太愚蠢,至今还没真正意识到错在何处。”

毫不客气的残忍语气,让席梦媛从无助的到绝望,楼驭西太高深莫测,跟在他身边三年,却还不能了解他高深的十分之一,长时间的害怕,以及拼着一口气想要扳回些什么的席梦媛此时跌坐在地,有种虚脱的无力。

“总裁……”心中有种脆裂的东西想要破茧而出,深藏在心中三年的话,终于在意识到到了最后了,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

哀凉而虚弱的语调中,带着一种死心绝望后的无畏,席梦媛缓缓开口,目光哀伤的望着近在咫尺的俊美男人,一如最初的那般高高在上。

“你知道吗?我很爱很爱……可是我不配,跟在你身边的三年中的每一天,你的一言一行都在时时刻刻的警醒着我的不配,所以我把这份心意深藏在心中。我以为,我卑微的,不求名分的跟在你身边,总有一天会得到你的一丝垂怜,哪怕只是因为感动,我也觉得那会是我最美好的幸福,可是我等来的只是希望破灭,你的无情,你的鄙视,让我再一次感受了自己的低贱,我的自以为是,我的自作多情都是那么的可笑,可悲……我连爱这个字都不配对你说,可是我错哪了?我只是幻想着有一天你也在意我,在意我多过你身边的其他女人,我只是被爱一时冲昏了理智,可是我的爱有错吗?”

绝望中,席梦媛已经趴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那种为爱耗尽了所有元气的筋疲力尽让人心生不忍。

但是这个不忍的人只有白琴一个,并不包括在场的两个男人。

楼驭西越发平静冷峻的表情显示出他根本不为所动的冷漠,一语道破席梦媛悲情的哭诉,“你所谓的爱,是建筑在身份地位,那些珠宝房子等额外附赠的基础上的,跟任何其他女人口中所说的爱一样,廉价的让我觉得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