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桃花债惹上门4

桃花债惹上门4

席梦媛瞠大一双不敢置信的水眸,梨花带泪的柔弱模样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气愤,颤抖的更厉害了。

“你不爱我我不怪你,可是你怎么能如此轻易否决我对你的爱,我整整爱了一千多个日夜,整整三年的时间啊。”

言语凄婉,大有为爱不值的叫屈,可是却让楼驭西的眼神更冷,向无情的刀子一样刮在她瑟瑟发抖的身上。

席梦媛蠢就蠢在不懂得适合而止,对楼驭西这样一个成功的商人谈爱,简直就是对牛弹琴,试想一个根本不在乎你的人又怎么会在乎你口中的爱?

“席梦媛,以前我还觉得你挺有分寸,至少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一开始我们之间就很清楚,是各取所需的关系,你所谓的爱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那种掺杂着世俗利益的爱我敬谢不敏。从你一开始理解错我的意思开始,就说明你已经不适合待在我身边,是你真的理解错也好还是你另有所图,我让你离开也给了你丰厚的补偿,可是你偏偏不懂进退,偏偏要无理取闹,在公司闹还不算,还要闹到家里来,你说……对你的愚蠢我该怎么惩罚你?”

楼驭西的声音不大,听起来也不冷,但是偏偏这不急不缓的平静语气让人感受到了绝望恐怖的意境,席梦媛终于张大一双连眼泪都流不出的眼睛,那种哀伤被冻结的惊恐和惨淡让人会觉得她口中那深情和为情所伤的哀伤是多么的可笑。

“总裁,我错了,求你放过我……我一定会走的远远的,这辈子再也不出现在你的面前。”伤心之后是面对楼驭西的残忍的源源不断的恐惧,席梦媛无力慌乱的哀求着。

爱的卑微,爱的一败涂地,却偏偏不服气的跑到他面前自取其辱,席梦媛没想到会把自己逼到绝境。

季天漓静静的看着,席梦媛的脸上各种表情不断变幻,看得出她对总裁亦有三分真心,可是他却不想替这样愚蠢的女人求情。

楼梯口的白琴听的满心愤怒,她只听见两人的对话,席梦媛声音中的伤心绝望,但是她并没有看到席梦媛的表情和动作,所以对她的伤心给予了完全的同情,对楼驭西的绝情充满怒气。

蹭蹭蹭,白琴不顾一切的从楼上冲了下来,情绪激动之下难免失去理智,对着一向有偏见的楼驭西一顿开骂。

“楼驭西,你还是不是人啊,你可以不接受她的爱,但是别对不能轻贱她的爱。”义愤填膺的指责大声回荡在偌大的客厅。

在白琴的心里,所有的爱都是纯粹而无私的,都是应该被好好珍惜的。所以楼驭西对席梦媛爱的动机的抹黑,让白琴有绝对愤怒的理由。

楼驭西俊美无涛的脸上表情有深沉转为瞬间的错愕,不过很快恢复波澜不惊的冷静,他先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季天漓,而后者很快明白过来他要传达的意思。

快速起身,大掌一把拽起瘫软在地嘤嘤抽泣的席梦媛,“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