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桃花债惹上门5

桃花债惹上门5

席梦媛被半拉半扯的带离客厅,被季天漓送出庄园,至于之后怎么处置,还要看楼驭西。

很快的,客厅里只剩下楼驭西一脸讳莫如深的深沉模样,静静的直视着站在他面前的白琴身上。

白琴的愤怒随着席梦媛的离去,还有安静诡异的气氛,一点一滴的冷静下来。她在激动什么呀,根本跟她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为什么看到有女人为了楼驭西找上门来的时候会这么生气?为什么看到楼驭西轻易否决别人的爱会那么愤怒?

只因为曾经有一颗同病相怜的心吗?白琴以前不知道,今时今日更不想再知道了。

面对楼驭西的沉默和审视的目光,白琴不想过多争执,便想转身离开。

却就在白琴转身之际,楼驭西忽然淡淡开口,“白琴,你就那么替别的女人得不到你的丈夫感到不值?”

看似淡然的一句话,却蕴含着波涛暗涌的强大威胁,白琴的脚步一顿,突然转身,绝美的脸上扬起一抹太阳花般灿烂却无心的笑容。

“为什么不?哦……我明白,像你这种冷酷无情的男人是不会懂的。”说完,不愿再多赘言,再次转身准备上楼。

然而下一秒却错愕,白琴没有看到楼驭西是何时从沙发上起身的,又是怎么行动的,居然一瞬间就岿然不动的站定在自己面前了,俊脸似笑似怒,深沉的眸子紧紧锁住白琴脸上还没有退去的笑。

“是吗?我毫不犹豫的搬走挡住你楼夫人脚步的绊脚石,难道你不应该感到高兴?”楼驭西的冰冷的语气夹杂着风雨欲来的怒气。

“哼,真是好笑,这个楼夫人是你逼我做的。”白琴眉心紧蹙,她伸手想要推开楼驭西,却被他伸手截住皓腕,想抽离,却动弹不得。

“放手,楼驭西!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初你娶得楼夫人是谁,你我之间只不过是受你胁迫而不得不维持的契约关系。”白琴气的双颊通红,奋力想抽回自己的手。

“看来你很委屈啊。”楼驭西冷冷的看着白琴,就在眸中怒火最炽最浓的时候突然一闪而逝归于平静,收回自己的手,他用最冷静平淡的语气陈述着一个谁都清楚的事实。

“楼驭西,你也不懂得适可而止。”白琴揉着泛红的手腕恼怒的瞪着楼驭西,“同样的话你会说席梦媛,可你自己怎么不自知?”

楼驭西践踏着别人的一往情深,非要在爱这个字眼之前扣上那些不纯粹世俗偏见,却又骄傲的以这种践踏别人爱情的方式来昭显他的魅力,还要在她面前炫耀这份自我良好的魅力,真的让她觉得难以忍受。

楼驭西的双眸簇动着跳跃的怒火,他恨不得掐死面前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他为她做出的改变在她眼里竟是不懂适可而止。

双拳掐紧又松开,如此反复几次,楼驭西才勉强克制住心中泛滥成殇的怒火。

深沉的眸子冷冷的,带着白琴眸中看不懂的光芒,那样直接的穿透她的眼睛,一直抵达她的心底,让她没来由的,为刚刚说出口的那句话感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