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桃花债惹上门6

桃花债惹上门6

可是,道歉的话她说不出口,也决计不会对他说的。

可是这样深沉凛然的目光却白琴刻进心里,若干年后回想的时候还是记忆犹新。那个时候的她会感叹,会惋惜,要是今天她读懂了楼驭西眼睛里的东西,那么他们之间会不会就不会错过,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遗憾。

可是岁月无法倒退,人生也不能重来。

今时今日,心中带着对楼驭西的恨意和埋怨,让她忽略掉心头这一点刺痛的异样感受。

楼驭西侧身,敛去眸中复杂的情绪,给白琴让出一条道来,而后者一得空隙,匆匆逃离这个压抑的令她发疯的地方。

楼驭西眼角薄凉的余光一直追随着白琴匆匆离去的背影,心里却有一道希冀的声音在小声回荡,只要她回头,哪怕只看他一眼,他就把她刚刚所说所有伤人的话都忘了。

但是一直到白琴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终究没有等到她的一个回头,楼驭西薄削的唇间慢慢弯起一抹自嘲的弧度。

楼驭西,你真是活该,作茧自缚。

手机响了,是季天漓打来请示怎么处理席梦媛的。

楼驭西静静的听着那头的声音,脑中回响着白琴刚刚质问的话,声音一遍又一遍在脑海中无限放大。

最终,无声一叹,声音平静无波道,“送她出国吧,只要别再出现在我面前,给她一条活路。”

突然之间,他不想让自己真的变成白琴心中冷酷无情的那种人,因为有了这一念之仁。

电话那头的季天漓显然被楼驭西的决定一愣,不过他很快收拾情绪,遵照楼驭西的意思去妥善处理。

白琴和楼驭西之间,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和睦的进展却因席梦媛的到来而破碎,就如美丽却易碎的水晶,越是小心翼翼守护,欲盖弥彰的掩盖内在的瑕疵,那么就越容易碎裂。

白琴吃过晚饭早早的陪着瞳瞳,陪他一起看书识字,陪他一起玩,给他讲睡前故事,小家伙因为下午睡了一觉精神特别的好,一直到近十一点才睡觉。

洗完澡出来,白琴见楼驭西并不在房间,以为下午吵了那一架楼驭西今晚应该不会回来了,累了一天的白琴躺在**准备休息。

却在这时又收到南宫凛的短信,这是今天的第二条短信,上午的那一条是南宫凛无意中遇到王雅君跟一个退休的医生在吃饭,那个医生是有家室的。

因为觉得事情有些蹊跷,王雅君被白琴赶出白家,为什么不投靠自己的女儿而要跟一个有家室的男人搅和在一起。南宫凛决定派人深入调查,一查却这医生以前在白宇霆辞世的那家医院工作。

白琴想起白天季天漓点到为止的提醒,还有那欲言又止的神态,却让此刻静下心来仔细回想的白琴觉得当年爸爸的死或许另有隐情。

“这么晚了还不睡,捧着手机是要跟谁联系?”一道淡然无波的声音蓦地从头顶响起,惊得白琴手一滑,手机就这么划出去,啪嗒一声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