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桃花债惹上门7

550.桃花债惹上门7

白琴的慌张从某种程度上彰显了她的心虚,虽然实际上没什么,但是因为昨晚宴会上楼驭西跟南宫凛的剑拔弩张,让白琴的心里有种不愿承认的避忌。

“没,没跟谁联系,我就看一下时间。”下意识的,白琴没有多想就选择了善意的谎言,一边还下床弯腰去捡手机。

但是楼驭西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人,他比白琴更快一步弯腰捡起那只手机,捏紧在手,双眸带着一丝了然后的深沉盯着白琴闪烁的脸,“没有……那你紧张什么?”

从某种事情上,白琴属于不善伪装的人,一撒谎就会东张西望,脸色一点一点的涨红。

“把手机还我!”白琴不想再用更多的谎言来弥补她最初的谎言,于是选择先生气,想要终止这个她不愿再继续的话题。??首发燃文?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550.桃花债惹上门7

“白琴,你这种做贼心虚的表情让我联想到了那天发现那个冒牌的楼夫人给我戴绿帽子的情形。”楼驭西淡淡的将手机扔在白琴面前的**,淡然却肯定的语气中给人一种压抑不安的深沉。

白琴被楼驭西毫无根据的冤枉刺得想抓狂,却又无从发泄,但是这种明明没有却说不清楚的不爽就像小猫的爪子在心口挠痒,却怎么也挠不到重心。

“你不要含血喷人。”白琴快速抓起手机,紧紧握在手中,绝美的脸庞却显出一种凛然的桀骜。

楼驭西将白琴的反应都看在眼里,淡然却明智的不去点破,“是不是你心里清楚,基于契约的前提,还请你洁身自好,不要被一些多事无聊的八卦周刊抓到把柄,届时还让惹得无辜的我一身骚。”

说完,不顾白琴会有什么反应,楼驭西拿着睡衣去了浴室。

白琴咬唇,有种难堪,却又不是那么的理直气壮,她看了看浴室紧闭的门,随即打开手机,把南宫凛今天发来的信息,包括之前的电话记录通通删除干净。

等做完这一切,白琴又有些气恼自己的幼稚行为,她又何必这么多此一举,明明就不是什么事,偏偏在楼驭西那么说了之后,她做这样的行为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心虚。

有一丝气馁,白琴扔下手机,也不知道跟谁怄气,也或者是生自己的气,她躺下,蒙头就睡。

楼驭西擦着湿发神清气爽的从浴室出来,看到卧房的灯虽然亮着,可是白琴已经钻进被窝睡了,整个人缩在被窝,连透气的地儿都没有。

楼驭西淡淡扫了一眼,蜷缩在被窝里那一个小小的球,仿佛跟谁生气似的,有些可笑的幼稚。微微皱眉,楼驭西没有开口,反而是折身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去了吹风机,慢悠悠的吹起了头发。

白琴本来心里烦闷,根本没有睡意,躲在被子跟自己置气,时间长了正闷得慌,想要探出头来呼吸新鲜空气,却听到楼驭西从浴室出来的声音。于是索性趴着不动了,样子没骨气的钻出来肯定又被楼驭西嘲笑,就这样白琴倔强的待着坚持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