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桃花债惹上门8

桃花债惹上门8

楼驭西却像是故意在考验白琴的耐心,那一头早就擦的半干的短发却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吹好,关掉吹风机,轰鸣声停止,世界一下子安静了。

而彼时,白琴在被窝里已经闷的满头大汗,呼吸困难了,心里不下十遍的问候遍了楼驭西的祖宗十八代。

楼驭西倒是讶异白琴有这样的韧劲,没再跟她较劲,关了灯,摸索着就上了床。

白琴感觉到身边的床垫一弹,一部分凹陷下去,便料到楼驭西上床了。

索性翻了个身,将近乎缺氧的脑袋探出被子,眼前漆黑一片,白琴这才知道楼驭西把灯关了。

这样也好,今晚她就不必去伺候楼驭西做他每晚都爱做的运动了。

就在白琴心头一松,准备闭上眼好好休息的时候,楼驭西却侧过身子,滚烫的大掌异常执着的探进白琴的被子,伸进白琴的睡衣里。

白琴一惊,身体微微绷紧,倏然睁开一双清亮透彻的美眸,带着一丝被点燃的怒火,在漆黑的夜里如天边最灿烂的星辰,灼灼闪耀。“楼驭西,你想干嘛?”

楼驭西并没有开口,被子一掀整个人灵活钻进白琴的被窝,翻身将白琴压下,深不可测的眸子紧紧锁住身下绝美精致的错愕容颜。而像是惩罚似的,再度低头,啃了她的唇,哪怕弄疼弄肿了那份红润,也不在乎。

白琴伸手抵住楼驭西睡衣敞开的健硕胸膛,对上楼驭西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出乎意料的,从下午吵的那一架之后,楼驭西依旧没有停止深夜的缠绵索取,这让白琴微微窒闷酸胀的心微微的释然,眼前闪过两人之间一幕幕的对峙,争执,缠绵……

“我们之间有契约在。”楼驭西的呼吸开始紊乱,急促,他刻意冷淡的语气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效果。

白琴的一张脸微微苍白,楼驭西漠然的话无疑是最锋利冰冷的刀子,捅在她还为他跳动的心脏,她没想到楼驭西是这么形容界定他们之间做过的亲密之事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一刻,她觉得心底里又疼,又乱,又伤,又涩。

因为隔着仇恨,更害怕沦陷,白琴坚定的用冷漠和不在乎伪装自己的心。可此时此刻,心却是疼了,因为不想被识破心底的脆弱,心更是纠结成团了。

但如果回到从前,回到最初单纯懵懂,不计较回报的喜欢……如果发现楼驭西是这样冷酷无情的男人,她还会有勇气去追随他的脚步,不顾一切的为他生下孩子吗?

楼驭西却是没有白琴想的那么繁琐复杂,他的注意力全部被眼前的美景夺走,本能的想要不顾一切的占为己有。

“唔……”白琴闷哼一声,倏然睁大眼睛,眼眸里是大大的惊慌,没有料到楼驭西就那样拥有了她,所有的挣扎,抗拒,都在他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胜利的笑容时,停顿了下来,眼眸里不由氤氲了丝丝水汽,就那样凝望着他,任凭他狂风暴雨般的袭卷她的身体。

又是一夜不知疲倦的索取,白琴再度在楼驭西的怀里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