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桃花债惹上门9

桃花债惹上门9

第二天醒来,白琴看到身边早已落空冷却的位置,心还是忍不住刺痛了一下。

缓了缓情绪,暖兮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联系南宫凛询问关于昨天他查到的消息时,却发现手机没电了,昨晚因为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忘了充电。

索性起身,给手机冲上电,白琴进了浴室泡了个热水澡,酸软无力的身体才算是活了过来。穿好衣服,白琴打开正在充电的手机,发现才七点多,原来时间尚早,可是楼驭西却早早的离开了。

手机一阵接着一阵的震动,白琴一看,多了三条短息,是昨晚十一点多发的,时间就在那条被删的短信之后不久,都是南宫凛关心的询问。

看着短信中字字关心,白琴忍不住闪过一丝慌乱,昨夜楼驭西故作淡然实则告诫的话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按着屏幕的指尖微微一跳,白琴在神使鬼差之下,把南宫凛的短信通通删除了,然后起身去了瞳瞳的房间,看孩子有没有醒了。

不管昨晚的对峙是否不悦,但是楼驭西最终还是没有不顾她的意愿把一切揭露出来,他最后还是没有检查而是将手机还给她了。

“啪!”一份报纸被一个戴着黑色太阳镜的的女人重重拍在餐桌上。

一间两室一厅的简陋公寓里,一男一女相对而坐,桌上摆放着简单的早餐。

重重的拍桌声,让男人从早餐中抬头,意识到女人的愤怒之余,男人的目光从女人遮去大半的脸移到桌上报纸的头版头刊。

一则占据了大半版面的社会新闻,报道里本市最年轻有实力的青年企业家,赞助本市最著名最尊贵的私立小学正心小学新楼建成搬迁新校址的报道,上面还有大幅的彩色照片,青年实力企业家楼驭西携妻参加正心小学乔迁剪彩活动的照片。

“一对惺惺作态的贱|人,打着慈善的伪善面目,却做着十恶不赦的事情。”大概觉得这么用用一拍尤不解恨,女人咬牙切齿的刻薄骂道。

但是男人显然镇定的多,肩膀上的伤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可是那份深刻的痛却镌刻进了他的血液之中,想忘都忘不掉。

温润白净的脸微微一滞,他竟还能对着报纸上那个朝他无情开枪的男人露出一份淡泊宁远般的悠远笑容,语气温和的安慰面前失控发怒的女人,“安雪,这是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时代,不要生气,生气对你的脸部伤处恢复毫无益处。”

淡淡的提醒,温润的语气,听不出半点不满的火星味,但这份阴柔却令对面那个足够了解他的女人深知还有下文,楼驭西跟白琴得意不了多久。

收敛怒气,安雪拿起面前的牛奶轻啄一口,压抑的愤怒还是掩藏不住,她恶毒的追问,“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出手?”

张世凯听了静默良久,看着报纸上白琴模糊却依旧美丽的脸,突然心生一计,随后看着安雪扭曲恶毒的脸笑道,“不急,先等你脸上的颧骨恢复手术成功之后再打算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