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桃花债惹上门10

桃花债惹上门10

安雪听了,不仅没有觉得开怀释然,然后脸部的表情更加扭曲狰狞。

这都是楼驭西害的,那一晚,他无情残忍的把她赐给他的那些手下们,不顾多年的夫妻情分,任由那些粗鲁野蛮的保镖粗|暴对她。

期间,她激烈的反抗,尖叫,泼辣乱抓乱咬……其中一个男人不耐烦的对她劈头就是一巴掌,打的她眼冒金星当场昏厥,也让她经过整|容之后本就脆弱的右颧骨碎裂,造成此刻等同于面瘫的羞辱难堪境地,需要等手术才能恢复。

幸好张世凯对她的感情够真挚,所以即便在她毁容之后仍旧没有嫌弃她抛弃她,当然在他询问那一夜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时,对于被人轮X的事情还是被她隐瞒下来了。

毕竟,没有哪个人男人对于自己的女人被一群男人的亵|玩之后还能心无芥蒂,毫不在意的继续大度坦然接受并爱她的。

“你放心,韩国那边的医生我已经联系好,这两天我们就能过去。”张世凯见安雪并未开口,便淡淡的开口补充,当他温和的目光触及安雪那半边僵硬畸形的脸时,眼中一闪而过一丝嫌恶,很快隐入眼底。

“我想走之前去找我妈,再凑些钱,到了韩国,我怕遇到突发状况,我们的钱不多了。”安雪只要一想到,等到去了韩国做完手术又能恢复美貌,心情才稍稍缓解。

张世凯继续喝着面前的粥,表情淡淡的,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温柔的说着最残酷的话,“不必了,这个时候你妈的境况不见得比你好多少,这么久没有联系你妈,缺钱了才想起来已经晚了。”

安雪一惊,停下动作,看着张世凯云淡风轻的脸,心里涌起不安和一种陌生的怪异感觉,这次他们的事被楼驭西发现之后被当做丧家之犬到处追踪驱赶,张世凯虽然看起来表面平静,但是除去以前的温润斯文,还是有哪个地方变了,说不出来,却觉得古古怪怪。

“我妈怎么了?”

“你妈被白琴赶出来了,估计这会儿去投奔那位医生叔叔了吧。”平淡的语气下掩藏着一份厌恶的鄙夷。

然而心里担心着王雅君的安雪并未觉察这丝深藏的鄙夷,她僵硬畸形的脸因为听到白琴三个字而变的狰狞扭曲。死死的咬牙,推手一甩,面前的早餐全部被她扫到地上。“那个贱|人竟然做的这么绝!”

早餐是买来的,盛放在纸盒纸碗中,只有豆浆装在了玻璃杯中,发出哐当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张世凯淡淡的扫了一眼地上的狼藉,随即起身往房间走去,冷淡的声音远远飘来,“你准备一下,今天搭飞机去韩国。”

“砰”一声,房间的门被重重关上,独留客厅里一个面貌僵硬古怪的女人和一地的狼藉。

……

一周之后

清晨,楼家庄园内,白琴坐在客厅的餐桌前,正陪着瞳瞳在吃早餐。

楼梯口传来咯噔咯噔,节奏沉缓的脚步声,白琴拿着土司为瞳瞳涂抹黄桃酱的手一顿,随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将擦好酱的土司递到瞳瞳面前的盘子里,温柔道,“吃吧,牛奶要喝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