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圈套1

恶魔炽恋 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没多久,眼角余光就注意到楼驭西高大的身影已经在旁边入座了,白琴起床看到房间里没人,本以为楼驭西如前几天已经早早的去公司了,却没想到他还在家里。

这几天,因为楼驭西那一晚的无情言语,把他们之间亲密的事情轻描淡闲的说成只是因为契约而各取所需,彻底的伤了白琴的心,也让她的心冷了。

两人之间变成了现在的貌合神离,诚如楼驭西说的,他们在人前演戏恩爱,人后……履行契约的恩爱。

楼驭西坐下用餐,目光淡淡扫过旁边彻底无视自己的女人,对上瞳瞳停下动作好奇的目光,淡声催促了声,“吃东西的时候要专心,别东张西望。”

一贯冷淡的语调对了一份严父的严厉,瞳瞳一吓,马上低着头去喝牛奶啃吐司。??首发燃文?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554.圈套1

白琴微微皱眉,忍了忍,最终没有开口。

这时白琴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感受到楼驭西投注在她身上的目光,白琴掏出手机看了下来电,是南宫凛打来的,心里有了一丝犹豫,到底要不要接?

一般来说,南宫凛没事不会随便给她打电话,大清早打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也许是这几天追查王雅君和那个医生的事情有眉目了……

可是,脑海中闪过前几日为了因手机而发散成忠诚问题的争论跟楼驭西不欢而散的景象,看了一眼已然慢下动作的楼驭西,心里多了一丝纠结。

“妈妈,电话……”瞳瞳小声的提醒着,他不解的看着妈妈拿着手机发呆的样子。

“心里有鬼才不敢当着我的面接的吧?”楼驭西淡淡冷哼,英俊冷漠的脸上倒是看不太出多少情绪。

白琴顿时觉得心里梗了一根刺一样的难受,她容颜一肃,随即回以不客气的一句,“楼先生,戏开幕之后还请你专业一点。”

白琴暗讽楼驭西说话不算数,之前是他说了人前演戏,还要求白琴尽职尽责,可是换到他自己身上,却不遵守游戏规则。

楼驭西不可置否的看了一眼白琴,随即没再开口,低头优雅的吃着面前的一份美式早餐。

白琴这才将视线重新放回手机上,深吸一口气,更多的可能是为了发泄楼驭西的不满,她决定接起这通电话。

“喂,凛,这么早有什么事吗?”心里坦荡,就不必心虚,又不是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又何惧楼驭西在旁边听到?

“白琴,王雅君死了。”南宫凛甚至无心质问白琴为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一开口就是一句极具震撼人心的开场白。

白琴的表情和思绪有一瞬间的空白,好像没有听明白南宫凛的话,整整停顿了三秒钟的时间,这才霍然起身,抬高音量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急促站起身,还不小心撞到了餐桌的边缘,身体后往一退,撞翻了身后的靠背椅,发出乓一声巨响。这样着急又毛躁的反应让楼驭西和瞳瞳的视线都齐刷刷的投在她身上,可是白琴却浑然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