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圈套2

恶魔炽恋 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此时的她只觉得血液一下子凝固了,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头,沉重的喘不过气来,手指呈紧张僵硬的姿态不自觉收拢,紧紧抓着手机。

“王雅君死了,昨晚深夜,在十字路口出了车祸,被撞飞出去几十米,颅脑破裂,当场死亡。”电话那头,南宫凛温和却犹豫的声音在断断续续的说着,声音像是被膨胀扩大了一样,持续不断的在白琴的脑子里不但重放。

白琴怔怔的站着,努力的消化南宫凛带来的消息。

“死……死了……”嘴唇蠕动,许久才发出这么一个低哑粗嘎的声音。

白琴只觉得脑子轰隆一下,有许多乱糟糟情绪在脑子里翻搅,四肢一阵阵的发冷,发虚。??首发燃文?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555.圈套2

她是无法原谅王雅君,跟安雪合谋盗用她的身份嫁给杀父仇人楼驭西,于是她一气之下王雅君赶出白家。可是她真是只是生气,没想过让王雅君出事,也完全没有料想到王雅君这么快就出事死了。

“谁死了?”楼驭西皱眉看着白琴失常的举动,耳尖的听到白琴似乎在喃喃谁死了。

白琴就像没听到楼驭西的问话一样,失神起来,消息来得太突然,她是生气,是愤怒,是不能原谅,可是这些负面的情绪里从来没有那种恶毒的想法想让王雅君或是安雪去死,所以当她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第一反应是因为她发泄愤怒把王雅君赶出去才导致她的死亡的,潜意识里她把这个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白琴,你别多想,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初步认定是一起肇事逃逸交通意外事情。”南宫凛带着关心的淡淡安慰,同时他也听到了电话那头有楼驭西的声音,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白琴过了那么久才接电话。

“白琴,你先别急,这件事我也会让人继续追查的。”南宫凛说完就匆匆挂断电话了,楼驭西在白琴身边,他也不便多说什么。

白琴愣愣的已经挂断的手机,心里惆怅难受着,脑子里乱哄哄的,不断的充斥回荡着王雅君死了的事实。

本来南宫凛就在追查王雅君跟那个医生的事情,因为那个医生也在爸爸病逝的那个医院工作过,可是现在王雅君死了,线索也戛然而止。

白琴甚至想到,这会不会就是因为他们从王雅君身上下手追查,才导致背后之人有所警觉,然后痛下杀手?

不,白琴简直不敢再想。

“南宫凛打来的电话吧,谁死了?”楼驭西的声音在提及南宫凛的名字时有一种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酸意。

白琴心里很乱,有懊恼有后悔有愧疚,也没有情绪跟楼驭西持续冷战,只是这么心乱如麻的站在那儿,有一丝无助和脆弱,心慌慌的开口,“王雅君死了,就是因为我把她赶出去了,所以害得她死了……”

在白琴的心里,觉得赶走王雅君和她最后的死亡有着必然的联系。

闻言,楼驭西一怔,表情渐渐冷峻严肃,看着白琴懊恼并自责的表情,甚至没有多想,用不用质疑的口吻道,“跟你没关系,并不是所有可怜的人都值得同情,不要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