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圈套4

557.圈套4

楼驭西微微一愣,他显然没料到白琴会有这么淡定的一问,停顿三秒才出声,“具体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知道,但是要说认识的话,应该是在王雅君六七年前手臂烫伤住院的时候就认识了,那个时候宋医生就是王雅君的主治大夫。”

“这么久了?”白琴没来由的觉得愤怒,替爸爸感到不值,“从那个时候他们就暗度成伧了?”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当事人。”楼驭西抿唇,显然不愿再继续这个令人不甚愉快的话题。

白琴愤愤的瞪着楼驭西一眼,便拖鞋上床,准备睡觉。问当事人?亏他说得出口,当事人一个死了,一个回乡下了,她是去地府问还是楼驭西愿意让她去乡下问?

楼驭西关了灯,也跟着上了床。??首发燃文?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557.圈套4

黑暗中,高大健壮的身体靠近白琴,大掌带着异常的高温探入白琴的睡衣中……

一夜索求无度,白琴累的沉沉睡去,第二天直到瞳瞳来喊她起床才醒。

醒来时楼驭西已经不在,白琴对上瞳瞳墨绿色明亮灵动的大眼睛温柔一笑,用略微沙哑的声音打招呼。“早上好,宝贝!”

“妈妈,你赖床哦。”瞳瞳嘻嘻一笑,小身子已经灵活的钻进白琴的被窝。

“调皮鬼,居然敢取笑妈妈……”白琴抱着瞳瞳馨香的小身子,伸手到他腋下挠痒痒,两人在被窝里闹了一阵才起床。

吃了早饭白琴坐在别墅前专门用作下午茶的休息区,淡笑看着瞳瞳在草坪上放风筝,一群佣人跟在他身后跑。

上午的阳光很大,冷风拂面,却也并不觉得很冷,白琴喝了一口温度刚刚好的伯爵红茶,突然别墅里匆匆跑出来一个佣人,直接跑过游泳池和台阶来到白琴面前。

“夫人,有电话找您……”那佣人跑的微微气喘,说话有些急促。

“好的,我马上就去。”白琴放下茶杯起身,看了一眼草坪上欢快大笑跑跳的瞳瞳一眼,便匆匆往别墅跑去。

到了客厅,白琴拿起听筒,温柔的声音中透着一丝不解,“喂,哪位找我?”

电话那端很安静,静到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白琴以为对方已经挂了,正准备挂电话,却听到一声透着浓浓恨意和愤怒的尖锐女声响起。

“白琴,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害死我妈妈,我不会放过你,以及你身边的每一个人。”

白琴微微蹙眉,尖锐的声音吼得她耳朵嗡嗡直叫,便下意识的将听筒拿离耳朵一些。“安雪?”心里疑惑她去了哪里,为什么王雅君出事她也没出现,而这个时候来找她干什么?真的只是单纯的兴师问罪?

安雪的心计和深沉她不是没见过,心里有些厌烦,不想再跟她那样蛮不讲理,却又心术不正的人有过多的牵扯。

白琴正色道,“你妈妈的死跟我没关系,是她自己……想要拆散别人的家庭才会遭此噩运的。”

“要不是你把她赶出去,她能变的无家可归,她能逼不得已去投靠那个男人吗?”安雪显然听不进去白琴的解释,一味把错归咎到别人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