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圈套5

圈套5

“她并不是没钱,她可以住酒店可以租房子,也可以去投靠你这个女儿……可是她偏偏选择去拆散别人的家庭。”白琴一字一顿,凛然大声的指正安雪恶意的污蔑。如果说昨天之前她还对王雅君的死有一丝愧疚,可是在她听说王雅君早在爸爸去世之前就已经跟别的男人暧昧不清的时候,愤怒早就将她心中仅存的一丝愧疚和怜悯洗刷的干干净净。

“你不用诋毁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来推卸你的责任减轻你的罪恶,我妈妈已经死了,不会再为自己辩解什么,你就心安理得的做你的总裁夫人,享受你的尊荣人生,也不用去管你那个老相好的死活。”安雪用尽心机,只为打击白琴,让她因为王雅君死亡的事情跟着无法安心。

白琴一哂,冷然道,“你不用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刺激我,更不要用凛来威胁我,他的身手和睿智,并不是像你这样的人可以随便拿来作威胁的。”

白琴不愿再跟安雪多言,只想一想到她曾经的恶毒和设计,还有她顶着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心里就如被强行塞满了蟑螂,恶心不已,冷冷警告完就准备挂断电话。

“等一下……”安雪觉察出白琴的不耐和动机,忙出声制止,冷笑透着一股自信和得意,“信不信由你,我是不能拿他怎么样,可是自有人对付得了他,更何况他还有那么一重少为人知的身世。”

“你想怎么样?”白琴沉声开口,虽然不愿相信安雪的话,但是她言语中的自信以算计,还是忍不住让白琴皱眉担忧。

南宫凛是温润正值的男人,难保不会被有心之人利用伤害,更何况还有他不愿承认披露于世的特殊身世,他是为了自己而来,所以绝不能让他受到伤害。

“下午四点,国际酒店2208房间,有一场豪门高干私生子身世大白的戏码上演,记得去观看,我会请上各大媒体杂志的知名记者一起去看好戏的。”说完,不再赘言,直接挂断电话。

“你不要乱来,喂,喂……”白琴呼吸一滞,顿时一颗心高高悬起,想要制止,可是对方显然已经不给她机会。

忧心的挂断电话,白琴不知道这是安雪故弄玄虚的恶意玩笑,还是真的打断陷害凛,可是无论哪种,她都不能让凛无辜受牵连拖累,安雪恨的只是她一个人而已。

要是真的让凛名誉受损,那么损害的不仅仅是凛和他的母亲,更会连累整个雪影,她不能因为和安雪之间的私人恩怨而牵连其他人。

白琴虽担心,但也没有失了冷静,一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了,她快速拨了一通电话给南宫凛。

“白琴?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有事晚点说,我现在有急事必须马上赶去国际酒店……”

“不,千万别去!”白琴失控大声阻止。

“怎么了?”大概是白琴的声音陡然失控抬高,引起了南宫凛的注意,他明显的一个停顿之后才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