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圈套7

圈套7

“瞳瞳,妈妈一定很快回来。”白琴坐回驾驶座位上,一边关门一边大声的保证着。

启动车子,白琴握紧方向盘,脚下踩的油门几乎没怎么松开过,路上不忘继续给南宫凛打电话。

赶到国际酒店的时候,离四点还差十分钟,白琴停好车子,匆匆冲进酒店富丽堂皇的大堂,也顾不得四下张望,直奔电梯。

殊不知大堂服务台前站着一个英俊冷漠的高大男人,一双如鹰般深邃锐利的墨绿眸子快速一闪,深沉晦涩翻腾其中。

“楼总,这边请,我们老大手机打不通,不过根据他一向守时的习惯以及客房经理的提醒来看,应该已经到了。”拿了房卡转身的秋璐朝沉默冷漠的楼驭西走去,一身雪纺白衬衫陪黑色修身小西装职业打扮的她看起来干练俏丽。

楼驭西颔首,却没有开口,看着从大门口旋转玻璃门走出来的季天漓,便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此时白琴已经不在,显然已经先一步上楼了。

他甚至不用猜就能知道,白琴一定是来找南宫凛的,想到这个可能,楼驭西俊美无涛的脸更加冷沉。

此时南宫凛已经到酒店房间了,打开了暖气,脱了外套,拉开窗帘,阳光透过明净的窗户透进来,已经没有路上来时那么强烈了。

松了松领带,南宫凛刚想拿起酒店的电话拨打秋璐的电话,问问她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人还没到?

突然,门铃响了,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还伴随着熟悉女声,“凛,你在里面吗?凛,你听到吗?开门……”

南宫凛拿起电话的手一顿,随即再度放下,折身去开门。

“白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南宫凛一打开门,就看见白琴略微着急的绝美脸庞,温润清透的眸子闪过一丝疑惑,以及一丝冷峻。

“我当然知道,我不是叫你别来吗?”白琴率先进门,紧张警惕的四下张望,往房间内寻找其他人的身影。

“白琴,你在找什么?是谁告诉你我在这儿的?”南宫凛看着白琴奇怪的举动,俊逸清雅的脸上闪动着不解,舒朗雅致的眉渐渐收拢。

“有人打电话告诉我,说你在这里,还会有很多记者,要披露你的身世……”白琴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人,心里的不安逐渐扩大,“不管是真是假,我都不想你淌进这趟浑水,跌进有心之人设计好的陷阱……”

“谁打电话给你?我约了秋璐,她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谈,她应该不会……”南宫凛的面色益发沉重,眉宇拢起小山峰,严肃中透着一股冷峻。

忽然,门外响起一阵轻微的咔嚓声,室内的空调发出滴的一声声响,白琴和南宫凛的表情顿时紧张凌厉起来。

谈话中断,两人转身,快速奔到门边。

南宫凛看了一眼白琴,伸手拉住门把一转——

纹丝不动!

门,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打不开?”白琴沉声开口,虽然疑问,但是却带着一丝肯定的语气。

她秋色沉静的瞳仁之间,甚至有种顿悟,安雪的电话,她笃定恶毒的语气,根本没有所谓的记者以及身世披露,只不过为了把她引到这里来。

掉进陷阱的不是凛,而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