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圈套8

恶魔炽恋 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可是安雪怎么知道秋璐跟南宫凛约在这里?时间地点都这么详细?

“打不开。”南宫凛一向温和清越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在他的认知里,或许,被同伴出卖的可能性更令他愤怒吧。

“现在我才明白,这个陷阱里的猎物是我们两个人。”白琴说这话的时候微微带着自嘲,当意识到已经落入陷阱里了,就放弃挣扎了,只等着猎人出现就可以了。

从接到安雪的电话,她就是因为太冲动,关心则乱,以至于中计落了陷阱。现在冷静下来仔细

想想,要是她能够理智对待安雪假冒她这件事,正视王雅君的死亡,让这件事情在心里真正成为过去,那么她就不会那么忌讳安雪,也就能冷静回应安雪不太高明的陷阱。

可是,安雪这么费尽心机的将她跟南宫凛引到酒店反锁在里面是为了什么呢?

南宫凛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准备打内线到前台,让人来开门,可是拿起电话只听到一阵忙音。

“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南宫凛淡淡轻哼,面如冠玉的脸越发沉静,以及根本没把这等小伎俩放在眼里的淡然。

“我看……”白琴跟着开口,忽然感觉一阵眩晕袭来,大脑呈空白状,连想说的话都忘了。

摇晃两下,白琴勉强稳住身体,扶着床沿坐下,鼻息间仿佛觉得,屋子里的空气变的浓郁起来,那种像空气清新剂散发出来的味道有种令人恶心的感觉。

迷香?

白琴眼神一凛,下意识的朝着南宫凛的方向看去,发现他已经皱着眉头坐在地上,宽厚笔直的背靠着床沿。

白琴想开口,可是沉重眩晕的感觉如此强烈,胸口似乎被塞进了辛辣膨胀的气体,一直涌到喉咙口,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困顿的意识,沉重的眼皮,涣散的眼神……

可是坐在地上的南宫凛却是面色潮红,呼吸急促起来,他一边烦躁的拉扯的领带和衬衫,一边努力的靠近白琴。

指尖一寸寸的靠近,眼神一点点的火热,温度一点点的攀升,南宫凛眸中是痛苦的挣扎和努力想要克制的欲|望并存撕扯。

“白琴……”南宫凛痛苦压抑的吐出这两个字,身子已经覆压在已然陷入昏迷的白琴身上。

粉唇娇嫩,白皙的颈部弧线优美……南宫凛终于克制不住低下头,咬住那渴望已久的红唇,肆意辗转允吸。

有一丝理智在呐喊他不要不可以,以至于让的身体更加紧绷疼痛,这个救赎的wen似乎就是这种痛苦的解药,身体的滚烫在一点一滴的降下来。

但是面对心爱的女人,南宫凛所有的注意都集中在身下那个眼珠翻动,似要缓缓清醒的女子身上。

以至于完全没有留意到套房的大门,在轻微的一声滴响过后被人推开,地毯很厚,脚踩上去不会发出半点的声音。

紧接便着是一道振聋发聩的怒吼,冰冷中夹杂着深沉的杀意,“你们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