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幸好有个孩子5

幸好有个孩子5

白琴只是轻微脑震荡,吃了药吊了点滴,休息了一晚上就好很多了。

第二天瞳瞳一睁开就看到妈妈正温柔怜爱的看着自己出神,揉揉惺忪的眼睛,心里涨的满满的,说不出的安心和快乐。

“妈妈,早上好,我爱你。”发自内心的甜言蜜语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说出口。

白琴微微一笑,心里感慨,她儿子这张抹了蜜的小嘴像谁,“早上好宝贝,妈妈也爱你!”楼驭西天没亮就醒了,或者说他一晚上没睡,刚刚才出去买早餐,还特地问了白琴想吃什么。

瞳瞳忽然仰起头,凑上白琴的脸吧唧亲了一口,暖暖软软的小手搂着白琴的脖子,可爱帅气的脸上有着无尽的满足和安心。

白琴忽然觉得心头酸酸的,其实孩子要的并不多,有时只是家长的一个眼神,或是一句话,可是她缺席的太久,久到让她的孩子失去了安全感,变的脆弱而敏感。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她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弥补,来给他恢复安全感。

深吸一口气,白琴温柔的笑着,伸手捏捏瞳瞳的鼻子,“快起床吧,妈妈给你穿衣服,一会儿爸爸把早餐买回来了。”

这句话很普通,却充满了幸福的味道,一家三口的小小幸福,却是一种镜花水月,遥不可及的幸福。

“扣扣!”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白琴朝着紧闭着却没有上锁的大门看去,朗声开口,“请进,门没锁!”她以为是巡房的的医生。

门被推开,秋璐俏丽妩媚的脸庞出现,一双美丽的狭长凤眸微微红肿,显然是哭过了,一向清润的嗓音也略带嘶哑,“白琴,你没事吧?”

白琴一愣,她也没抬头,正用心的给瞳瞳在穿衣,没想到进来的人居然是秋璐。正在为瞳瞳扣扣子的手一顿,继而恢复熟练的动作,疑惑的淡然开口,“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

秋璐抿唇,没有回答白琴的问题,只是凄楚哀伤的走近床边,默声坐下,一副有很多话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的表情。

白琴也没再追问之前的问题,想来是谁告诉了秋璐,雪影的人想要知道一件事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秋璐不再开口,白琴也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给瞳瞳穿衣穿裤,温柔的说着什么。

秋璐被无视,显得有些尴尬,又有些惆怅,终究白琴跟凛一样,怀疑是她设计了昨天的陷阱。俏丽的脸上有被误解的难过,最终还是率先打破沉默,“白琴,我知道你跟凛一样怀疑是我,但是真的不是我。”

白琴给瞳瞳套上袜子,瞳瞳突然跳下床开口,“妈妈,我自己会穿鞋子。”

白琴忙挪过身子抱起瞳瞳,语气却是温柔如水,“瞳瞳,地上凉,妈妈把鞋子拿上来,你坐在**穿。”

“哦。”瞳瞳很乖巧的点头,接过白琴手中的鞋子,认真而费力的穿了起来。

秋璐没想到会被忽视的这么彻底,脸上除了难过更多的是一种死寂的黯然,她幽幽开口,“你知道吗?我有多么羡慕你,你那么出色,即便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赢得我梦寐以求的那个人的全部注意,偏偏你还根本不把他当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