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幸好有个孩子6

幸好有个孩子6

白琴终于抬起头,直视秋璐幽怨悲凉的眼睛,没有激动,是一种很平静很坦然的眼神,“秋璐,我把你跟凛都当做是我的朋友,你们在我心中都一样,没有分别。”

连语气也是一种平静的阐述,,没有激烈的色彩,也没有强烈的情感,但偏偏是这样的一种平静,反而让她的话更使人信服。

秋璐盈动着水汽的眼眸一亮,有释然也有欣慰,她蹲下身子,伸手抓住白琴的一只手,诚恳道,“我一直以为,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哪怕最终你跟凛在一起,我都会祝福你们。我真的……没有那么卑鄙,真的不是我,我只是受了首领的私下嘱托,代表雪影来跟楼驭西和谈的。只是我不知道……这件事最终怎么变成了昨天那个样子,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可是凛不信我,他……”说到伤心处,秋璐甚至哽咽的再也说不下去。

白琴几乎可以想象,昨天南宫凛是怎么严厉苛刻的责怪秋璐的,面对深爱的人的指责和不信任,那种有口难辩的委屈和伤心可想而知。这些白琴都亲身经历过,所以能够切身体会,那种说不出的心酸和委屈。

想到这儿,白琴的脸不由的缓和几分,看着秋璐认真开口,“我相信你,设这个局的人是打电话我引我到酒店的人,我从来没有怀疑你。”

秋璐猛的抬头,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眸,“那你刚刚怎么……我看你不跟我说话,还以为,以为……”

白琴淡淡一笑,伸手覆在瞳瞳的后脑勺,捋着他软软的头发,“以为我也怀疑你是吗?”

秋璐点头,眼神透着不解,却也没有开口追问。

白琴自嘲一笑,“整个雪影的人都知道你喜欢南宫凛,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可是成如你所说,凛……他一时看不清自己内心真正的感情,我知道你来想请我当说客,可是你却不知道,最不该去劝他的那个人就是我。说实话……”白琴低头看了一眼怀里安静乖巧的瞳瞳,缓缓开口,“我自己的感情都是一团糟,我怎么能再去趟别人的浑水呢?”

秋璐静静的听着,情绪已经不复最初的激动,眼中的委屈散尽,渐渐的变成了然和感激。

白琴抽出握在秋璐手中的手,轻轻在她额前拨开碎发,语调愈发温柔沉缓,“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难免会感到悲伤,无助,委屈,孤独……你的心情我最能理解,路越走越艰难,越走越孤单,那种彷徨茫然,却又执着着要一个结果的感觉我太清楚了,我既希望你能坚持,却又不希望你坚持,这条路真的太苦了。”

“白琴,我该怎么办?我以为就这样默默的爱着他,守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他,感受着他的喜怒哀乐,最终一定能等到他回头,回过头看看身后还有一个我,我也值得他欣赏,值得他爱……”被说中心底最晦涩最柔软的心事,秋璐苦涩消沉的开口,拼命吸气想要忍住的,可是眼泪还是一颗一颗的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