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幸好有个孩子10

幸好有个孩子10

白琴彻底的愣住,她没想到安雪变的这么狠毒可怕,她以为安雪只是颇有心计,城府深了一点,却没有想到,安雪的心已经彻底扭曲了。

“那她怎么能把时间掐的这么准呢?”震惊愤怒之余,白琴也有疑问。

“首先,你为了阻止我去酒店赴约肯定会准时,而我最作这次谈判的为主动方,肯定会提早达到,而楼驭西跟季天漓的时间,只要他们半路稍加破坏就会延迟,那天季天漓就说,他们的车子半路抛锚,出了点小状况。”秋璐开口作答。

白琴沉默了,心里纠结着无数的怒火无从发泄,虽然她跟安雪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后来就留学国外,对安雪并没有什么感情,可是印象中那个沉默寡言的女孩怎么变得如此富有心计,如此可怕?

“看来,那个安雪是把她母亲的死归咎到你头上了。”南宫凛看着脸色不太好的白琴忧心提醒。

白琴一震,她没想到还有这一层,之前王雅君死的时候,她是曾经一度自责,认识主要是因为她赶走王雅君才让她遭此横祸的,可是后来得知,王雅君是因为做第三者被那个医生的妻子发现,一怒之下开车撞死的,那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因果循环,天理报应。可是很显然,安雪不这么想,先前她拆穿了安雪的身份,让她当不了楼夫人,还被楼驭西厌恶惩罚,后来又把她母亲赶出白家,最后意外死亡……安雪肯定恨死了她了吧?

“那怎么办?我们暂时还不知道那个安雪躲在什么地方,她的最终目的为何,这样白琴岂不是很危险?”秋璐俏丽的脸上也泛动着担忧和着急,“要不这样吧,凛你先回去执行你的任务,我就留下来,暗中保护白琴。”

南宫凛抿唇,虽然没有开口,但是眼中已经露出赞同之色,他微微敛神看着白琴,等着她的意思。

“不用,你们还是按原计划回去,秋璐手机里的窃听程序被破坏,安雪他们肯定已经知道了,也已经知道我们已经觉察到他们的阴谋,要是你再留下,势必会打草惊蛇的。我留在这里,基本也不会出庄园,再加上楼驭西会暗中派保镖跟着,暂时不会出什么问题的。”白琴想了想,冷静的拒绝秋璐的好意。

“可是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南宫凛看着白琴坚定决绝的表情,最终还是没有将心中的话说完。

“凛,璐璐,我还有一件事拜托你们。”白琴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瞳瞳,认真开口,“关于之前查王雅君和那个医生的事……虽然王雅君死了,但是我总觉得事有蹊跷,我还是想知道,那个医生……跟当年爸爸的死有没有关系。”因为之前听说,那个医生王雅君在爸爸死之前就认识了,白琴突然嗅出一种阴谋的味道。

南宫凛神色一僵,清雅的脸上儒雅淡定不在,他严肃的开口,“那个医生……回到乡下之后没几天就死了,说是心脏病突发,半夜一个人在老房子里,呼救都没人听到,就那样死了。”

白琴的心蓦地一沉,几乎是用难以置信的口吻开口,“也是心脏病?心脏衰竭?”怎么会那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