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车祸锥心之痛1

车祸——锥心之痛1

白琴的话,令南宫凛灵光一闪,脑子里快速闪过什么,但是太快了却没有抓住,温和淡定的脸色却是沉了下来,眉心紧蹙,似是被什么事情困扰了一样。

秋璐挑眉,不知这其中前因后果的她显然有些不解,不过也敏锐的抓住白琴话中的关键,“也是?谁也是?”

白琴的心一点一滴的冷下来,想到那种可能性,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冻住了,力气也被瞬间抽空。她所有的认知,所有的坚持在这一刻被颠覆。不自觉的抱紧怀中的瞳瞳,试图从孩子小小的身上取暖。

如果爸爸的死……并不是她当初认为的那样,而是一个更早之前那个看似贤良的女人为了她的女儿精心布置的一个圈套……白琴坚持不敢想象,也很快的否定,告诉自己不会的,人心不会那么邪恶那么恐怖的。

可是虽然这样自我安慰,但是心底冒起的那一点怀疑,就像燎原的火势,正在茁壮,怎么都无法控制住。

秋璐的提醒,让南宫凛眉心顿时舒展,清透的眼眸中快速一闪,看了白琴一眼。眉心很快又聚拢,他代替白琴开口,“白伯伯……当年也是死于突发心脏病,心脏衰竭。”

难怪他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疑惑在这里,要不是白琴解释,他一时还真想不起。

“什么?那……你们的意思,是怀疑那个医生,不不不……是王雅君?可是她已经死了,也没有证据……”秋璐显然很震惊,也很激动,聪明如她,知道融会贯通举一反三,可是却因为着急,说的有些语无伦次,可是在场的其他人,除了五岁的孩子,都明白了。

白琴一字一顿的开口,像是为了证明给谁看,也或是为了说服自己,语气斩钉截铁,“不会的,我相信,那个时候的王雅君,对爸爸是真的,不会存有异心,也不会做那么狠毒可怕的事情的。”

“可是当时你又不在……”秋璐还想说些什么,以证明自己的猜测不假。

可是南宫凛却截断她的话,沉静中透着一股尊贵的威严,“秋璐,白琴说不会就不会,毕竟她们曾经相处过一段时间,她看人肯定比你准,你就不要在那儿瞎猜,唯恐天下不乱了。”

南宫凛的语气温和,虽然威严,但不会让人觉得难以接受,可是他话中的制止,还是让秋璐委屈的扁扁嘴,不过看到白琴难过的模样,倒也没再说什么了。

后来南宫凛岔开话题,三个大人和一个孩子正式吃饭,但是气氛始终有些沉默凝重了。

因为要赶飞机,吃晚饭一伙人就匆匆散了,白琴开车车子带瞳瞳回楼氏庄园。

一路上,白琴对于爸爸极有可能是王雅君母女伙同那个医生害死的这个事情心里越来越焦灼,瞳瞳乖巧的坐在后排座位,白琴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跟他说几句话。

出了市区,白琴的手机响了,是楼驭西打来的,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白琴说了已经在路上就挂了。可是没多久手机又响了,这一次却是安雪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