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车祸锥心之痛2

车祸——锥心之痛2

白琴听着电话那头安雪温柔却阴险的声音心里霎时涌上各种感觉,震怒,愤恨,痛心,各种滋味在心头撕扯。

无论爸爸的死是不是跟她有关系,可是这么一次她跟张世凯设计陷害自己跟南宫凛在酒店的误会,这是不容狡辩的事实。

“你还有脸面打电话给我,脸皮还真不不是一般的厚。”白琴忍着质问的冲动,心头有气有怒,难免语气不好,一出口就是嘲讽。

安雪冷笑,却有些刻意的得意欢快,“怎么,跟那个南宫凛在酒店厮混的不开心,不爽吗?”

“你的粗鄙和恶毒真的令我大开眼界,原本我还以为你只是贪慕虚荣,工于心计而已。”白琴戴着蓝牙耳机开车,双眸冷厉的直视前方,双手死死的握紧方向盘,手背上的青筋突起,若是安雪此刻在她面前,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去掐住她的脖子。

“随便你怎么说,现在的你也不过是捡起我用过的,丢下不要的,也不见的比我高贵到哪里去。”安雪慢悠悠的开口,言语颠倒是非黑白,却又用温柔无辜的语气说的那么理直气壮,恨的白琴牙痒痒。

“世人都知道,自始至终楼驭西娶的妻子都只是一个白琴,跟你童安雪没有一点关系,是谁抢了谁的,又是谁被谁抛弃,我想你比谁都清楚。”白琴努力克制心中被挑起的怒火,对于安雪的厚颜无耻和歪曲事实又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你……”故作无辜的受害者姿态终于不再,安雪开始恼羞成怒。

白琴冷静的等着,她知道,现在她面对一个脸皮比城墙还要厚,心肠比蝎子还要毒的人不能失去最基本的冷静,不能生气跳脚,要不然她就真的输了。

谁知安雪的愤怒激动只是一闪而逝,很快又恢复最初的那温柔无辜的口气,“如果你能无视社会的道德,无视自己内心的良知,非要这么抹黑我能让你显得更高贵更无辜的话,那你就说吧。反正你是千金大小姐,说什么别人都会信你,像我这种没权没势,无父无母的可怜人,别人根本不会在意的。”

白琴气结,如果安雪算是可怜人,那么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恶人都是可怜无辜的了。“你到底想说什么?那天你设计的陷阱没有达到你预期的效果让你失望了对不对?看到我白琴把你这个冒牌货踢出去让你豪门富太的生活完结很不甘心对不对?看着我幸福美满你很难过吧?”白琴的语气开始有些不耐,甚至不想再听到安雪的声音想要挂断电话的想法。

安雪似乎觉察到了白琴的意图,语气悠然更显无辜道,“你以为楼驭西是真心想娶你吗?”

白琴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已经僵硬到极致,她沉着脸微微张开手指,试图放松,语气却不受控制的流露出怀疑,“你什么意思?”

安雪回头看一眼身后正在电脑面前调适追踪软件的张世凯,看到他唇角微微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看见他伸手比了一个胜利的V手势,安雪紧绷的表情微微放松,心情调适的更加放松。“你以为楼驭西是为了孩子而娶你的,对你至少有一些感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