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车祸锥心之痛6

车祸——锥心之痛6

车后座内,两扇车门凹进去,将原本不大的空间挤作一团,除了血肉模糊看不清其他。白琴心头划过绝望的恐惧,这样惨不忍睹的空间里,她的瞳瞳非死即残。

颤抖的双手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猛的抓起脱落变形的车门,想要用力拔|出|来,只有这样才能救出瞳瞳。

穆少谦看着白琴的举动,冷静沉着的一把按住她,沉声道,“别动,你这样会令他们伤上加伤的,等我们看清情况再动手。”此时他也认出,眼前这个狼狈慌乱的女人是圣岸集团总裁楼驭西的夫人,心里闪过一丝犹豫,但是看着爱子心切,心急如焚的白琴,他还是决定出手相助。

白琴转过如雪色苍白的脸,看着穆少谦一脸的沉稳,落着泪点头。

经过两分钟的侦察,发现还是拔出右边的车门比较安全,于是两人转到右边,两人一齐用力,想要把卡在瞳瞳身上的车门拉下去。

谁知用力一扯,车门倒是松动了,很容易被拉出去了。

可是昏死过去的瞳瞳忽然睁开眼嚎啕大哭起来,声音异常的凄厉惨烈。白琴和穆少谦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颤,两人对视一眼,穆少谦快速钻进车去想要把瞳瞳救出去。

“啊……好痛好痛,呜呜……妈妈,救我,瞳瞳好痛……呜呜……”瞳瞳凄厉的哭声不断回荡在耳边。

穆少谦紧张的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抱住双手不断乱舞的瞳瞳,柔声安慰道,“瞳瞳不哭,忍一下,叔叔马上救你出去……”

说话间,穆少谦终于看清楚了车内的惨烈,因为两扇车门都朝内挤压,瞳瞳小小的身子被卡主,双腿在膝盖以下一点的地方可以看到森森的白骨以及汩汩流淌的血液,鼻翼之下满是血腥的味道。

一咬牙,用力抱紧瞳瞳钻出车厢,可是一用力,瞳瞳的哭声更加的痛苦惨烈了。穆少谦低头一看,原来瞳瞳的双脚还被前排座椅给压住了,被他这么用力一扯,脚上的肉被撕扯开裂,露出铮铮白骨,很快鲜红的血漫过,汩汩淌下。

穆少谦惊慌不已,忙把瞳瞳递给车外的白琴,自己则再小心的钻出车厢。

“快送他去医院,晚了恐怕孩子的双脚保不住。”穆少谦脱下衬衫,撕成手掌宽的布条包在瞳瞳双腿的伤口处,以阻止继续出血。

“嗯,好。”白琴心慌害怕的心闪过绝望,抱着瞳瞳的双手抖得厉害,是不是她的固执害了孩子?

“哇哇哇……妈妈,爸爸……我好痛……”瞳瞳一直在哀嚎,不多久嗓子就哭哑了,可仍是在声嘶力竭的哭着。

救护车的鸣笛,呼啸的狂风,豆大的暴雨,白琴长发凌乱,面色苍白,额头的血迹混着汗水雨水,无法凝固。

此时她的眼前除了瞳瞳双腿上那浓稠刺目的鲜红之外,什么都看不到,凄惶无助的眸子不断的睁大,想要看清楚孩子的脸,可是映入瞳孔的只有那触目惊心的殷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