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车祸锥心之痛7

车祸——锥心之痛7

瞳瞳已经痛晕过去了,白琴跪在担架旁,双手紧紧的抓着瞳瞳握拳的小手,恨不能代替孩子受过,绝望和无助笼罩着她,让她脆弱的不堪一击。

救护车很快到了医院,医生和护士快速赶来,白琴心力交瘁,拖着沉重的双腿跟着,木然的听着医生在讲话,可是看着那一张一合的嘴巴,白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耳朵里有魔鬼在叫嚣,震得耳膜鼓鼓作痛。

明明浑身发冷,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是膝盖以下已经毫无知觉,就连扭伤的右脚踝都丝毫感觉不到痛。

医生和护士推着手术车进了手术室,白琴被挡在了门外,急手术室的门,无情的关上,显示灯无情的闪烁,刺痛着白琴的每一根神经。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漫长的如同每一刻都是酷刑,白琴站在那里,愣愣的,无法思考。

“白琴,怎么回事?瞳瞳怎么了?”得到消息赶来的楼驭西,一把抓住茫然无措的白琴,一向冷硬的俊脸闪过着急和担忧。

楼驭西的声音带着心疼和着急,他的目光中充满了疼痛,他的声音里有撕裂的沙哑,当他英俊的脸出现在白琴的面前时。

白琴愣愣的看着他,却是看了一眼那闪烁的显示灯,似平静,又似无可动摇的道:

“没事,瞳瞳会没事的!我等他出来!”

等着,等一个结果,生与死的结果。

也是与眼前这个男人爱与恨的完结,无法原谅,又不得不原谅的纠结,让她平静而有些漠然,漠然的让身边的人心痛而无奈。

楼驭西的手握紧了她的,白琴一震,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快速甩开。她眼神有些涣散,没有焦距一般,喃喃的开口,“别碰我,别碰我……是我的错,是我太执着,是我毅然决然生下他,却没有好好爱他……老天爷一定是在惩罚我……我错了,我不该任性的爱一个不该爱的人,是我……害死了妈妈,害死了爸爸,现在又轮到瞳瞳了,如果这份爱是罪孽,那就全都报应在我身上,我再也不爱了,我错了,我再也不爱……”

楼驭西听的揪心,他没想到白琴爱着他,是因为深爱着他,才那么不顾一切的生下瞳瞳,可是因为他的报复,白宇霆的辞世,让他们之间的缘分扼杀在五年前的那个雨夜,一切都来的那么仓促,却又不得不戛然而止。

他们之间隔了太多太多的无奈,可是……

突然,急诊室的显示灯,滴的一声响起,急诊室的门霍然打开,医生脸上依旧冷漠如死神一般,拿着手术同意书平板的开口,“孩子的双腿保不住了,伤口太深外加感染,流血控制不住,必须马上截肢,要不然性命不保。”

楼驭西震住了,心痛,不敢置信,压抑,一切负面的情绪朝他涌来,可是他是理智的克制住了,转头看了一眼旁边冷静淡漠的有些不正常的白琴,沙哑着的嗓音开口,“医生,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先给我儿子止血,用最好最贵的药,钱不是问题,止住血我们可以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