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车祸锥心之痛8

车祸——锥心之痛8

“对不起,请你们尽快决定,要不然孩子的命就保不住了。”医生声音平板的打断,“要腿还是要命,你们尽快抉择,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白琴麻木的站着,看着楼驭西颤抖着手接过手术同意书,她的宝贝瞳瞳,马上要失去双腿了,不……可是她的喉咙被堵住了,连反对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一旦她反对,她的瞳瞳就连命都没有了。

“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活我儿子。”楼驭西颤抖着签完字,在递回手术同意书是放低姿态请求。

“能不能救的回来还未知,我们会尽力的。”医生冷漠的说完,抽回那张手术同意书就折身回手术室。

手术室的门再度被关上,显示灯继续闪烁,白琴突然眼前一黑,往后栽倒,重重的摔在地上。

楼驭西听到身后一阵闷响才转身,发现白琴苍白如纸的脸上双目紧闭,马上跑过去将她抱起来,送进急诊室。

白琴只感觉到晕晕沉沉,右脚踝霍霍的剧痛,却又让她感觉到疲惫的睁不开眼睛。似乎有人在搬动她的身体,白琴感觉晕的更厉害了,全身虚浮无力。

大概听到有人说右脚踝有钢片卡进去了,要马上手术。手术是在麻醉药下进行的,麻药注射时,白琴全身发冷,剧痛让她忍不住抽搐,可能实在太疼了,连眼泪掉了都已经感觉不到。

手术中,白琴分不清自己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只感觉到有千军万马在头顶踩过一般,很清晰,却又模糊而遥远,手术钳和托盘碰触的刺耳声音,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遥远。

白琴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悬崖边的石头旁,手上绑着绳索,面前是楼驭西诡异的笑着,带着瞳瞳一起跳下悬崖。她急的大喊,大声的求饶,窒闷无力的喘不过气来,而绳索却缠着她的手,怎么都挣脱不得,情急之下她伸腿去踢身后的石头,一直踢到血肉模糊,剧痛让她癫狂。

为了拒绝这种疼痛,白琴努力的让自己清醒,直至睁开了沉重的眼睛时,头顶天花板上的灯光,渐渐的映入了眼帘,白琴轻哼了一声,脚上的疼痛让她不由皱眉,而手上即刻有了动静。

原本扣紧她十指的手,猝然的抽开,白琴听到了一声嘶哑而忧心的询问:

“白琴?醒了?”

白琴茫然的盯着天花板,短暂的安静之后突然猛地坐起身,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嘴里还急切狂乱的大喊,“瞳瞳,我的瞳瞳……”

“白琴!”楼驭西眼疾手快的一把按住挣扎起身的白琴,压抑着怒气沉声劝道,“你的脚刚刚动完手术,还不能下床。”

白琴茫然涣散的眼神对上楼驭西英俊严肃的脸,渐渐的清明起来,她反手抓住楼驭西的手臂,着急惶恐道,“瞳瞳,瞳瞳呢?我的瞳瞳……”他是不是还活着?

这一刻,白琴甚至觉得,如果瞳瞳不在了,那么她也一定会跟着孩子离开的。瞳瞳是她的全部,是她生命里仅有的一缕阳光,没有了瞳瞳,她已经生无可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