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车祸锥心之痛9

车祸——锥心之痛9

“瞳瞳……”楼驭西看白琴这样的反应,不由的迟疑一下才开口,“他还没有出手术室,你的右脚踝里有钢质碎片,做了个小手术,现在才过了两个多小时,瞳瞳还在手术室。”

“带我去手术室,我要去那里守着,我要瞳瞳出来第一时间就能见到我,不然他会害怕。”白琴哑着嗓子凄厉的哀求楼驭西,声音是声嘶力竭之后的干哑低沉,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但是依旧只能发出极其微弱的声音。

“你的脚暂时不能……”楼驭西皱眉,英俊完美的脸上满是对白琴顽固的不赞同。

“求你,我求你……带我去见孩子吧,我可以坐轮椅去,求你……”白琴苦苦哀求,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卑微,她只是想快一点见到她的孩子。

“好。”眉宇紧蹙,楼驭西沉默的看着白琴片刻,没再列举诸多理由阻止。

这一刻,他清醒的意识到,瞳瞳才是白琴心中最重要的人,是无法替代的跟她血脉相连的那个人,他不能,也没有资格阻止。

弯腰直接抱起白琴,而白琴则直接拔掉手背上还在输液的针头,那样急切无畏,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体和伤口。

两人守在手术室门外,提心吊胆的等着,一直到手术室的指示灯滴的一声熄灭,白琴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楼驭西则已经快一步抱起她走向开门走出的医生。

“医生……”白琴开口,急切的想要知道瞳瞳的情况,却又止住,她害怕,结果不并不是她所期盼的,那样她会无法承受。

“放心吧,孩子的命保住了,等他度过危险期确认不会感染之后我们再研究装义肢的问题。”医生严肃的脸上透着一丝疲态,毕竟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让他体力透支。

楼驭西颔首,相比较白琴而言,从头到尾他都表现的比较冷静,“谢谢医生。”保住性命就好,要不然他真不知道白琴会做出什么事来伤害她自己。

病**,瞳瞳紧闭着双眸,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甚至可以看到皮下青色的血管,小小的身子一动不动的躺着,了无生机的样子,身体上盖着雪白的被子。

白琴捂着心口,她知道,她最最无辜的宝贝儿子,已经没有双腿了。

瞳瞳的病床很快被送到特级加护病房,白琴由楼驭西抱着,右脚缠着厚厚的纱布,目光紧紧追随着病**昏睡的小小人儿。

若是换做以前,被楼驭西这么呵护备至的抱着,她一定会幸福的晕掉。可是此时此刻,一心牵挂着病**的瞳瞳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担心孩子安危的母亲,根本没有注意到楼驭西抱着她。

近在咫尺,连呼吸都那么清晰,可是怀里的女人眼中已经完全没有了他的影子。

为什么,等他蓦然转身,想要好好珍惜这个执着深爱他的女人时,爱已遍寻不着?

一到病房,衔接好仪器,做完检查的医生护士都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