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车祸锥心之痛10

车祸——锥心之痛10

白琴挣扎着从楼驭西怀里下地,不顾楼驭西的反对,推开他的搀扶,一步一瘸的走近病床,目光绝望悲凉的看着瞳瞳苍白没有血色的小脸,心中绞痛不已。

右脚踝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传来,可是白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脚上的痛不及心上的痛的万分之一。她只是那么执着的,绝然的,一步一步颤巍巍的走向瞳瞳,伸出冰冷发白的指尖,轻轻抚上瞳瞳的苍白小脸。

这一刻,心中所有的理智和防线崩塌,白琴一下子被这样残忍的灾难给打倒了,再也爬不起来了。

一向清澈美丽的眼睛此时红肿着,眼眶干涩,心中有无数的不舍、心疼、难过、痛苦……却一下子压在心头,想哭,眼泪却流不出来。

原来,真的有眼泪流尽的一刻,心是这样的伤,这样的无助,这样的绝望。

“白琴,你先坐下来,瞳瞳的麻醉还没过,要等一会儿才会醒。”看着白琴颤抖摇晃的单薄背影,楼驭西只觉得心口压了一座山,沉重的让他喘不过气来,刺痛却无奈。

白琴仿佛没有听到楼驭西的话,或者更确切一点的说,现在她的眼里只有瞳瞳,根本没有叫楼驭西的这么一个男人。

白琴就这么一直茫然心痛的等着瞳瞳醒来,不断的想着,她的瞳瞳失去了双腿以后该怎么办?他还那么小,对未来有那么多的憧憬,人生甚至还没有开始……可是他失去了双腿,因为她的愤怒,仇恨,因为她的种种,而被无辜受累,失去了双腿。

瞳瞳一直昏睡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被痛醒,凄厉惨烈的哭声震醒了疲惫至极模模糊糊睡着的白琴,睁开干涩的双眼,眼前的一幕更让她震的,神魂俱裂。

“瞳瞳……”白琴想跟着凄厉的一起哭喊,可是干哑撕裂的喉咙只发得出微弱粗嘎的声音。

“妈妈,妈妈……瞳瞳痛,好痛……瞳瞳的双腿呢?”瞳瞳声嘶力竭的哭着问。

病床之上,雪白的被子掀开,瞳瞳躺卧着,小小的身子在奋力扭动,可是大腿之下空荡荡的,被血染红的厚厚纱布是那么的刺人眼球。

白琴一下子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大脑一片空白,僵立的原地,瞪大一双无神的眸子,想要看清楚却什么也看不到,想要说话安慰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瞳瞳别动,会拉伤伤口,感染了就更麻烦了。”听到哭声冲进来的楼驭西沉声制止瞳瞳疯狂害怕的举动。

白琴心里无声的哭泣,“对不起孩子,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是妈妈害了你,都是妈妈的错……”

远在地球另半边的南宫凛一回雪影城堡,就已经得知了白琴这边发生的事情,抛下一旁同样震惊的秋璐匆匆回办公室拨通了白琴的手机。

此时,瞳瞳已经打了止痛和镇定的药睡过去了,白琴摇摇欲坠的立于他的病床边不肯离去。

这种绝望的情绪就像当年眼看着爸爸痛苦,即将死亡,而她除了看着什么都做不了的那种无力感,让她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全身的血液在奔腾叫嚣,却被强大无边的力量遏制,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