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我想站起来1

我想站起来1

后来外面也渐渐安静下来了,瞳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彻底沉睡过去的,一直到第二天太阳照在脸上才悠悠张开眼。

睁开惺忪的睡眼,瞳瞳下意识的朝身边望去,却发现妈妈并不在。客厅里隐隐约约传来可以压制音量的交谈声,其中一个是他所熟悉的妈妈的声音。

“昨晚的事情是个突发事件,本来只有高层的几个人知道,但是没想到花随风是个叛徒,还妄图携家潜逃,惊动了所有人,最终却被击毙。”一夜未睡,秋璐的脸上比昨天还要憔悴,眼睑下一片乌青,一向明亮有神的大眼也有些黯淡。

“想不到会发生这样遗憾的事情,花随风这个人平时温和斯文,一点都看不出是这样的人。”白琴面露遗憾和惋惜。

“据说最后花随风心脏中了两枪滚落瀑布,应该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那他的妻女呢?虽然花随风在雪影已经很多年,地位也不低,但是他的妻女却并不是雪影的门人。”白琴忽然有些担心那个温婉柔弱的女人和可爱活泼的孩子。

“凛还不知道,但是应该不会对无辜的人赶尽杀绝,这也不符合我们雪影一派的做事风格。”

“那些长老,还有首领……真的会放过花随风的妻女吗?毕竟花随风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白琴还是担心。

“其实……我一直觉得花随风不是那样的人,事情还没有彻底的调查清楚,你说这其中会不会有可能有什么情由?”

“若是真的误会了,冤枉了,他为什么要携家趁夜逃走呢?”白琴虽然心里觉得这事透着古怪,但毕竟逝者已矣,再多说也无意。

“也是。”秋璐想了想,便点头。

之后,两人便沉默了下来,秋璐坐了一会儿就起身,“我先回去了,待会儿可能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等凛飞机落地,我还得想要汇报昨晚的事。”

“嗯。”白琴点头,跟着起身将秋璐送出门。

瞳瞳静静的躺着,因为失去了双腿,现在的他并不是想去哪就能去哪,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了。耳边隐约听到“叛徒”、“击毙”、“逃走”等声音,但那些似乎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也就没有深想。

白琴进卧房的时候发现瞳瞳已经醒了,大约是在等南宫凛那边的消息,今天的瞳瞳格外的安静。下午,白琴趁着瞳瞳在家素描的时间,帮着秋璐去处理了一些关于花随风这件事的后续处理。

出乎白琴的意料,雪影的高层并没有特别为难花随风的妻女,当天下午就让那悲伤痛苦的一大一小离开了。

看着那个娇弱温婉的女人抱着比瞳瞳还小的女儿,脚步沉重摇摇欲坠的离开时,白琴还是不由的为他们感到惋惜。

本来一个和睦的家庭,却在一夜之间失去了顶梁柱,最重要的精神支撑,任谁看到都会觉得很遗憾很同情的。

说是家破人亡也不为过,白琴每每只要一回想瞳瞳在血泊中昏迷不醒的画面就觉得心痛,那种惊心动魄的心碎和绝望是她这辈子的梦靥,可是花家,就在昨晚支离破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