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我想站起来2

我想站起来2

百丈高的瀑布之下,淙淙流水湍急刷过已经打磨的圆润的石头直奔下游,耳边除了哗啦啦的水声,整个山谷空荡寂静的再无其他。

细雨蒙蒙,天地间一片昏暗灰蒙,在瀑布下的蜿蜒小河下游,岸边站着一排神情肃穆的黑衣人,为首的男人身形高大挺拔,俊美非凡的脸上冷峻淡漠,一双墨绿色的眸色深沉冰冷,淡看飞流直下的三千瀑布。

他的身后同样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却生的俊朗潇洒,正在有条不紊的指挥着手下在小河两旁的草丛和乱石堆中仔细的搜寻。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找到了,透过人群,楼驭西看到水边的草丛里躺着一个浑身湿透,脸色苍白的落拓男人,一双眸子紧闭,看不出任何生命迹象。

卓立青移动步伐上前,蹲下身子,伸手在那个昏迷男人的颈脉出一探,感受到微弱的跳动之后,一双紧皱的潇洒浓眉慢慢舒展。“驭西,还活着。”

楼驭西脸上冰封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思量片刻之后,淡漠道,“带回去。给雪影那边造成花随风已死的既定事实。”

没错,眼前这样昏迷不醒,只剩下一口气的男人就是雪影叛逃落崖的花随风。楼驭西为了查探白琴母子的消息,奈何雪影防守严密,古堡百里之内根本靠近不了,就连小有势力的卓立青也不得其法。昨天下午,楼驭西的人发现南宫凛出了古堡飞去埃及了,正准备跟过去,却得知花随风叛变潜逃失败,中枪落崖的消息,出于谨慎的考量,他还是决定借由卓立青的人力来找花随风。

丧家之犬,不见得就没有利用价值,何况花随风是雪影的高层。

“啧啧,想不到这花随风命这么大,心脏中了两枪跌下瀑布,过了整整一个晚上还活着。”卓立青见任务完成,不免又恢复他吊儿郎当的模样。

楼驭西冷眼扫过被人抬起上岸的花随风染红的左胸口,淡然道,“不是所有人心脏的位置都在左边的,他只是失血过多。”

“啊,那岂不是……”卓立青登时讶然的睁大双眸看向楼驭西。

……

三天之后,南宫凛带着景岩希一起回了雪影古堡。

一双湛蓝色的眸子,深邃忧郁,五官出众,轮廓深刻,看起来温吞柔弱,很无害的样子,神色淡淡的,温和疏离。欣长瘦削的身形,往人群之中一站,却是最耀眼最不容忽视的,出众到让人一眼之下就难以忘怀。

这是景岩希在时空中消失了十年的时光后再度出现,除了比十年前多了一分成熟和清隽,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白琴从来不知道,世界还有这样的男子,静静的往那儿一站,带给她的震撼跟初见楼驭西时的那种感觉不相上下。

但是对于楼驭西,她是心动,而对眼前的男子,她更多的敬佩欣赏。

“你们先出去了,我给孩子检查一下伤口。”景岩希环顾挤满一屋子的面孔,对上南宫凛那张担忧着急的脸淡淡开口。

大家也不敢违逆他的意思,陆陆续续的往外走去。白琴迟疑忧虑的看着优雅淡定的景岩希,仿佛什么难题在他眼中都不值一提,那种云淡风轻的悠然,模样让人忍不住信服。可是当景岩希的双手伸向瞳瞳盖住残缺的羊毛毯子时,瞳瞳猛然抬眸,那双墨绿色无辜的眸子中盈满惶恐之际,白琴还是忍不住担心了,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