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我想站起来5

我想站起来5

“瞳瞳好样的,已经是个勇敢的男子汉了。”已经从景岩希口中得知一切的南宫凛赶来,站在开着的门口,欣慰也心疼的温和浅笑。

“南宫叔叔,谢谢你。”瞳瞳抬眸,认真的开口道谢。

“白琴,别担心了,尽人事听天命,我们顺其自然吧。”南宫凛走进门,轻声安慰默默流泪的白琴。

“妈妈,别哭了,我们应该高兴。”瞳瞳伸出手,轻轻拭去白琴脸上的泪水,颇有小小男子汉的气概。

“嗯。”心口涨的满满的,不舍,心疼,欣慰,白琴只能点头,面对这么坚强的孩子,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暗暗发誓,以后一定好好守护这个人生充满荆棘,历经无数伤痛的可爱孩子。

瞳瞳可爱瘦削的小脸漾着淡淡的笑,但是心中说不怕那是骗人的,可是他不愿意说出来让妈妈操心,这段日子妈妈已经为他操碎了心了。

有些代价,是值得也是必须付出的,为了目标而努力付出,为之奋斗,总有一天会实现,会苦尽甘来。

“凛,这次真的谢谢你。”白琴擦干眼泪,转头对上南宫凛轻声道谢。

“谢什么,结果如何还未知,你不用跟我客气。”南宫凛淡淡一笑,温润开口。

“希望这一次,上苍能瞳瞳一次重生的机会。”白琴轻声祈祷。

“收拾一下吧,帮瞳瞳整理整理,不管是衣服还是药水,以及平时要用的一些生活用品,都带上,这一次可能会去很久。”南宫凛轻声交代,“我去准备一下私人飞机。”说完就离开了。

一周之后,景岩希从德国回来,带上瞳瞳和白琴一起去了哈佛大学的基因研究基地。

三个月后,德国,位于莱茵河畔科隆大教堂的废旧楼房

虽然这栋两层楼高的小楼外在看起来很怀旧,像是荒废了很多年没人居住一样,可是从门口设置的声控辨识自动门南宫凛就看到了深藏不露的一面。

要不是从景岩希口中预先得到了密码,恐怕这辈子都别想从这儿走进去。

“你好,请开门!”

“密码!”智能机器发出机械式的问题。

呃,南宫凛顿了顿,脸色微微发红,这才开口,“我爱小凡凡,但是我是大蠢蛋。”

咳,这是什么密码呀,南宫凛对设计这声控密码的人的思维表示严重不解。

“答对!”机器发出声音之后,门哗啦一下子打开了。

南宫凛匆匆进去绕过机关到地下仓库景岩希的实验室找到一管淡黄色的试剂,然后再带上门离开,虽然全程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可是出门被风一吹,南宫凛才惊觉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来不及欣赏这座城市的复古建筑和绮丽景色,南宫凛便打车匆匆赶去机场,景岩希和瞳瞳都等着这第二阶段的药剂。

下了出租刚踏进机场大厅,忽然手机响了,南宫凛接起,那头就传来外公南宫问天苍老疲惫的声音,“凛,你在哪里?马上回旧金山来。”

南宫凛蹙眉,清雅如玉的脸上闪过疑惑,“怎么了外公,是不是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