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我想站起来6

我想站起来6

“你……唉,没事,你先回来再说。”电话那段的南宫问天似有什么难言之隐,说话没有了平时的果断冷静,有的只是无尽的疲惫。

南宫凛虽然急着要赶去哈佛,但是外公的反常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沉着的开口,“外公,是不是雪影出什么事了?你还好吧?身边有其他人吗?”

这三个月,他一直帮着白琴在忙瞳瞳的事情,对于雪影内部的事情很少过问,之前也曾零零碎碎从秋璐那里听说了花随风叛变逃匿被击毙的事情,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可碍于事情太多,也没有深想。可是今天外公却破天荒的主动打电话给他,还是这种欲言又止的为难口气,他敏锐而警觉的出什么事了。

南宫问天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用枪顶着自己的狠戾脸庞,那是他一手培养出来亲信,可是以往那张谦恭正气的脸孔早就不复存在,而被此刻的贪婪狠绝所代替。

心,一点一点的沉落,即便凛回来了,也只会徒增牺牲,恐怕无法力挽狂澜了。“没事,你别多想,外公最近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你去忙你的吧。”

说完,南宫问天不给南宫凛任何发问的机会就快速挂断电话。

“我让你把他叫回来。”身后立刻响起了恼怒愤恨的声音,那个圆形冰冷的枪口抵的更用力了。

“你都已经控制整个雪影了,凛回不回来对你根本没有影响。”南宫问天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岁月沉淀累积起来的气势和修养让他即使生命受到威胁也能保持淡定冷静,无人撼动,即便处于下风也不露半点怯懦。

“我说了,要让他回来,对年刀上舔血的日子告诉我,斩草除根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苍耳阴狠一笑,略显干哑冷沉的声音令他看起来嗜血残忍。

四十出头的年纪,已经半头白发,瘦削的脸上已经布满细细的纹路,看得出来,这些年心惊胆战,随时面临死亡淘汰的日子让他过得压力很大。

“你这又何必,凛他只是一个善良单纯的……”

“你闭嘴!”苍耳不耐烦的举起手中的枪。

“砰!”一声,房间的门被狠狠撞开,“放下枪!”

一道低沉冷酷的声音蓦地响起,苍耳笃定的表情看到来人,顿时惊恐的瞪大双眼。

南宫凛听到电话那头嘟嘟的忙音,眉头皱的更紧了,想着离开古堡这么久,是该回去看看了。摸了摸口袋里的试管,南宫凛还是决定先把药送到哈佛,瞳瞳等不起。

心里做了决定,南宫凛大步朝着服务台走去,准备办理登机手续。

突然前面出现了四个高大魁梧的黑衣人,统一戴着黑色墨镜,面无表情的拦住了南宫凛的脚步。

“你们干什么?”南宫凛冷静的扫过面前这几张陌生的面孔,沉着的开口。

“凛少主,麻烦跟我们回一趟古堡。”黑衣人的其中一个开口。

“什么事?”刚跟外公通完话的南宫凛遇到这阵势,心里更加肯定雪影内部出问题了。

“急事。”黑衣人一板一眼的开口。

“我现在有重要的事要办,暂时不能回去。”南宫凛不悦的皱眉,推开面前的黑衣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