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我想站起来9

我想站起来9

白琴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出事了,她回头看了一眼大门口的摄像头和门卫处的两个穿警服的保全,压低声音谨慎道,“我们到隔壁街的肯德基喝杯饮料再慢慢聊。”

白琴在这家医院待了几个月,也知道这是美国政府建立的小型研究基地,她们这些外来者的一言一行都在别人的监控之下,凡是切不可鲁莽行事,她很清楚秋璐要跟她谈的肯定是雪影的事情。

秋璐也是个聪明人,白琴的一个眼神就已经会心领悟,即使再着急,这里也的确不是个说事的地方,点头嗯了声就跟着白琴走。

到了肯德基,因为不是用餐高峰期,人并不是很多,两人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

“白琴,雪影出事了,凛也出事了。”刚坐下,秋璐警戒的四下张望,发现没人注意她们俩才轻声开口,虽然刻意装作若无其事,可是她的表情和语气都相当的沉重,怎么也掩饰不了事态的严重性。

白琴秀眉一跳,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蹙眉道,“出什么事了?”

“雪影内乱,上层分裂成两股势力,两个星期前奥格带领一部分人准备夺权,首领被挟持,等大家发觉的时候首领人已经不知所踪,首领的房间有打斗过的痕迹,还有奥格的尸首,是被人一枪毙命,正中眉心。奥格的合伙人极夜率领手下掌控了血影古堡,谁知当夜凛回古堡,中了陷阱,在反抗之余中了两枪,虽不致命,但是他很消极,如果不配合以后只怕再也站不起来了……”秋璐压低声音急急的告知白琴这段时间内她所不知的惊险。

“雪影古堡被极夜控制住了,那怎么会帮凛医治?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白琴虽然心惊,但没有失去冷静,当下问出疑点所在。

秋璐脸色苍白,眉宇间难掩疲色,“你还记得三个月前组织里传出花随风叛变出逃,然后被打中心脏坠崖的事情吧?”

白琴蹙眉,看着秋璐惭愧疲惫的脸色慎重点头。

“花随风是被奥格冤枉的,当时本来就还没有查清楚就闹出这惨剧,当天花随风带了人潜进古堡打死了奥格。奥格肯定拿首领威胁花随风弃械投降了,可能当时场面比较混乱,也或许花随风对于冤枉一事心怀怨怼,毕竟花随风的妻女因为那件事受到牵连,被奥格的手下抓了,受辱之下死了……”秋璐说道此时声音有些低沉,似乎在同情那母女俩的遭遇。

“死了……”白琴一愣,脑海中闪过一张娇弱温婉的脸,那个女人不是组织的人,那个粉雕玉琢的孩子……是无辜的啊,奥格简直是禽兽。

“嗯,我也是猜的,不知道是不是这原因让花随风没有尽力,当时老首领也被奥格打伤,而后仓促逃命失血过多,到现在还昏迷不醒。我们内部的人员及一些家属被极夜囚禁了,过了三天又都被花随风救了出去,不过极夜逃了。后来我才得知凛受伤了,人很消极,如今雪影内部很乱,没有人出来主持大局,我实在没办法了才来找你,白琴我知道你离不开瞳瞳,可是雪影就快毁了,你回去劝劝凛吧。”说到最后,秋璐的语气卑微近乎哀求。

白琴心中闷闷的,像是被巨石压在胸口堵住了,难受的厉害。要怎么样的深爱,一个女人愿意为了一个男人去求另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