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我想站起来10

我想站起来10

南宫凛到底是受了多大的挫折才消沉?是什么样的伤让一个意气风发的男人消沉到这个地步,可以漠视生死不明的至亲,可以放任百年的基业崩塌而无动于衷?

“我在这里,只有凛知道,是凛让你来的吗?”白琴疑惑,既然南宫凛消沉,又怎么让秋璐来找她呢?

“不!”秋璐擦去眼角的湿润,轻轻呼出一口气,“我是拿了凛的手机,反正他现在只顾喝酒,身体、组织,任何事情都不管不顾了。我通过雪影的系统追查定位,根据他的通话记录搜索了近三个月来他到过地方,然后通过分析……其实我已经找了好几个地方才找到这里,上一个地方去了凛最后一通电话的所在地德国柏林的国际机场……”

白琴叹了一口气,伸出略显冰凉的手指拭去秋璐眼角遗漏的眼泪,“别担心了,你先去订机票,我回医院说一声,我们今晚坐最快的飞机回去。”

“真的?”秋璐睁大雾蒙蒙的双眼,惊讶不已,大概她也没想到白琴会这么爽快,毕竟瞳瞳对于她而言太重要了。回过神来的秋璐马上惊喜的抓住白琴的双手,声音哽咽微微颤抖道,“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我们是朋友,何况凛为了瞳瞳付出这么多,所以不要说感谢这么见外的话。”白琴微微一笑,却掩饰不掉眼底的担忧和沉重,“你先去订票,然后在机场等我,我安排好一切会打你电话的。”白琴离开A市之后原本的电话卡不用了,之后疲于照顾和担心瞳瞳,一直没有使用手机,一直到近两个月因为要与景岩希和南宫凛联系才又办了卡,换了新的号码,难怪秋璐不知道怎么联系她。

“嗯,好。”秋璐匆匆点头,随后起身走出肯德基。

白琴坐着看着窗外发了一会儿,这才起身回到医院。跟景岩希解释了必须要离开的原因,并让他转达了暂时离开一段日子的话给无菌实验室里的瞳瞳,处理完这些她就电话联系秋璐匆匆赶往机场,坐当晚的飞机回旧金山。

第二天天色还没亮,两人就已经回到雪影古堡,一路上秋璐已经大略的将两个星期前那场骚乱简单的告知给白琴。

目前坐镇雪影的是花随风,他有足够的震慑力令涣散的雪影组织信服,虽然有人怀疑他的动力和老首领受伤的原因,但是白琴相信,一定是事出突然来不及防备,如果花随风有半点私心,就不会回来救首领,也不会来解救被囚禁的大家了。如果真的有私心,他根本不用花精力和人力要救大家,要是大家都死了,他只专心对付极夜同样也能得到雪影。

来不及回到自己的房间,白琴一路匆匆的跟着秋璐来到南宫凛的房间。

“你进去吧,他现在谁也不见,要是有人打扰他睡觉或喝酒,他一定是大发雷霆的。”到了南宫凛的房间门口秋璐停下脚步,黯然的解释。

“他受了伤怎么不住住院大楼?还喝酒?”白琴看着紧闭的房门蹙眉开口,这也太不像她所认识的南宫凛的行事风格了。

“他……打击太大了,首领受伤昏迷不醒,他肯定很自责。”秋璐幽幽的开口,随即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