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她要结婚了1新文杀手老公太难缠

她要结婚了1(新文杀手老公太难缠)

白琴又是一窒,南宫凛这段时间都是帮着自己照顾瞳瞳,疏忽了雪影内部的管理,出了意外,又害的老首领受伤,他一定很自责。而秋璐……她心里一定也在怪她们母子吧?怪她们占了凛太多的时间,才导致了这一场悲剧。

深吸一口气,白琴推了推房门,如她所料,南宫凛的房门并未锁起来,要不然秋璐也不会拿到他的手机定位她的行踪了。

推门而进,不过走了三四步,满屋呛人的酒熏恶臭几欲令人作呕,地上到处是瓶瓶罐罐,还有随手乱丢的衣物,吃食的包装物,染了血干涸发黑的纱布绷带,零星散落的文件和药品……所有的

一切都组合成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

白琴跨过客厅,第一件事就是想拉开窗帘打开窗户,驱散这一屋子的熏臭味。

脚下不小心踢到一个空了的玻璃酒瓶,哐啷一声,然后咕噜噜的在地板上滚动。

“谁?”一声沙哑而迷糊的声音过来,更加冷冽沙哑的声音带着怒气传来,“滚出去,我说过了谁也不准进来!”

白琴一头突的一跳,反应过来这是南宫凛的声音之后冷静下来,然后淡然开口,“凛,是我,何苦要为难自己。”

说完,径自穿过客厅走到对面落地窗前,哗啦一声拉开窗帘,天色已经微微亮起,虽然不明亮刺眼,但足以照亮房间里的一切。

南宫凛听到这声萦绕在心头千万遍的声音沉静片刻,没有再恶言相向,但是窗帘拉开光线照进来的一瞬,他还是下意识的伸手挡在面前。

白琴瞧着满屋子的狼藉,狠狠的倒抽一口气,这也太乱了,简直比猪窝还要乱。看到站在卧室门口的那个瘦了许多却依然高大的人影伸手一挡,白琴只当他长时间没见光线不适应,也没有太在意。

“我听说雪影出事了,你受伤了,就回来看看。”白琴打开窗,让晨风吹送,散去一屋子的难闻,声音淡然温柔,“受了伤怎么不好好调养休息,还要喝酒,再烦闷自责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

南宫凛转身朝卧室走的身影一顿,随即快步走进去,反手把卧室的门重重摔上。

为什么她要回来?他为了她做了那么多,可是……最终他还是失去了守护她的资格。

弯身正在捡起地上散落的文件的白琴身体一僵,停顿片刻,继续有条不紊的收集文件,整理脏乱不堪的房间。

酒瓶和垃圾装了垃圾袋,文件整理的整整齐齐,脏衣服扔进了洗衣机,桌椅窗台擦的一尘不染,臭气驱散,房间又恢复了整洁清爽的面貌。

带着垃圾出门,房门阖上,脚步踢踏远去。

南宫凛听到脚步声远去开始不淡定了,她才回来,说了两句话又走了?

居然觉得气愤,难道只是因为他态度不好摔门了,她就不管他了?她不是特地回来劝他的吗?就这样走了?

想到这,南宫凛不由的更加郁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