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她要结婚了2新文求支持

她要结婚了2(新文求支持)

可是因为放不下,他还是忍不住起身打开卧室的门,看着干净整洁却已经空荡荡的客厅,空气中似乎还若有若无飘散着独属于白琴的气息,心没来由的失落。

清晨的阳光洒进房间,照在南宫凛高大清瘦的身上,左半边脸上狰狞的疤痕亦清晰可见,伤口还没痊愈,皮肉翻绽淌着血水,尤其可怖。

“她就这样走了……”几不可闻的喃喃低语叹息在风中。

昔日的清雅温润,自信优雅不复可见。

就在南宫凛失落间,房门外又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猛然抬头,布满血丝的黯然眸子瞬间亮起来,充满希冀的看着半敞开的大门,这一刻南宫凛甚至忘了脸上狰狞可怕的伤疤。

“凛,你出来啦?”逆着光,白琴看不真切南宫凛的脸,她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三鲜肚丝面走进大门,这是她刚刚下楼扔垃圾让总厨房的厨师做的,看南宫凛也像是很久没吃热食的样子。

“你怎么又回来了?”南宫凛微微侧身,想要折身返回卧室,紧绷的声音透着一丝悄然的放松。他很高兴白琴没有真的离开,可下一刻想到自己的伤又为难的沉下脸,他不想让她看到如此狼狈无能的样子。

“我刚刚出去扔垃圾了,没走。”听出南宫凛口中的弦外之音,白琴淡淡一笑,弯身把面搁在已经收拾干净擦拭的洁净透明的茶几上。“快吃吧,面糊就不好吃了,三鲜面很清淡,你许久没吃东西,我没弄太油腻的,怕你的胃受不住。”

南宫凛在白琴转头朝自己走来的瞬间转过头去,身体一瞬间僵硬无比,“你先出去,我会吃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怕看到白琴眼中露出震惊和嫌恶的情绪,更怕她会将责任揽上身的自责。所以看着白琴靠近,他竟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甚至微微颤抖的大掌已经伸向门把,想要第一时间隔绝白琴的视线。

可是白琴已经快一步的拉住他的手臂,“凛……”

淡淡的百合馨香,熟悉的气息,让南宫凛的动作有一瞬间的迟滞,心里无法控制升起一股强烈的眷恋。

“放手!”不敢去看她,南宫凛沙哑的声音轻颤而压抑。

“凛,你怎么了?你的脸……”

来不及了,白琴已经看到了南宫凛脸上丑陋狰狞的枪伤,顿时震惊的瞪大清透明媚的大眼惊呼,有着难以置信的心疼。

已经看到了,南宫凛心里紧绷了许多天的压抑和紧张忽然轻松许多,仿佛这一瞬间得到了解脱。努力克制着轻颤的身体,南宫凛心里已经瞬息经历了大起大落后的释怀,这一刻总有一天会到来,早到早解脱,想明白了这一点,南宫凛又恢复冷静淡然的摸样,淡然优雅的挣脱白琴紧拽着他衣袖的手,“没什么事,只是被子弹擦过……”

他说的云淡风轻,可是只有在刀口舔血的人才明白这其中的万分惊险。子弹一旦离开枪膛,遒劲的力道和闪电般的速度让子弹在空气中摩擦前行,具有炽烫无比的温度和猛烈难挡的力度,擦过人的皮肤不仅会留下伤口还会被巨烫的温度二度灼伤受伤脆弱的真皮组织,留下难以修复的伤口,即便手术植皮修复都难以恢复原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