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她要结婚了3

她要结婚了3

其实南宫凛没有说的是,他的左脸在被子弹擦过之后还被极夜砸倒在碎玻璃中滑行了十来米的距离,让他的半边脸彻底毁了,即便是再先进的植皮整容技术也不可能恢复如初。最重要的不是脸上的上,而是……

“怎么会这样,璐璐跟我说你受伤了,可没说伤哪……”白琴震惊之余轻喃,刚刚进屋看见南宫凛站着,她还以为他伤的不重,只当他因为雪影的内乱和老首领的伤自责失落,想着秋璐求她回来只是劝劝他而已,却没想到这么严重。

“我没事,秋璐夸大其词而已。”南宫凛淡淡侧过身,拿起茶几上的面斯文的吃起来,尽量让自己受伤狰狞的左脸不要对着白琴。

“这样还叫没事?那什么才叫有事?凛……出了事你怎么不告诉我,你一个人承受那么多……”白琴走到低头兀自吃面的南宫凛面前,蹲下抱住他,苍白绝美的脸贴着南宫凛的清瘦的后背,这个动作顿时让南宫凛浑身一僵,挺直腰脊。

南宫凛修长冰白的手指紧紧抓住碗底,贪恋着白琴的温柔,却又告诉自己不该。白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自责急切的开口,“都是我连累你,要不是因为要帮我找名医名药医治瞳瞳,你也不会疏忽雪影内部的……”

白琴又急又快的说着,那种自责的情绪更加强烈,南宫凛眉头一皱,迅速打断,“白琴,不关你的事,是我的问题……”

“不,凛,这么多年你细心缜密,从未出过纰漏,要不是因为瞳瞳的事情让你分心……”白琴知道南宫凛自责害了花随风的妻女,害了南宫问天昏迷不醒,害的雪影内部大乱,元气大伤,所以急切的寻找根源,想要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这样至少南宫凛会好受一点。

南宫凛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面碗,转身抓住陷入慌乱自责的白琴的手,沉声一字一顿撇清,“白琴,你别乱想,这件事情真的与你无关,前期是我判断失误才导致,我是错信了奥格。”他就是怕白琴多想,所以出事两个星期没有告诉她,虽然他极度渴望她在身边陪伴他。

“那你的脸……还能医好吗?对了,你的伤还没好怎么不配合医院治疗还躲在屋子里酗酒呢?”沉默许久,白琴才又开口,声音不复最初的轻柔淡然。

“估计不会好了,伤的太深。”南宫凛又不自然的别过眼,曾经的自信优雅一去不回头了。

“那也要治疗啊,总比现在好吧。”白琴有着不解,静静的看着南宫凛血肉模糊的伤口,总觉得事情不简单,要不然秋璐也不会满世界的找她回来了。

“容貌而已,对于男人而言根本无所谓,你放心吧,过段时间伤口就会好的。”南宫凛被白琴瞧得心头烦躁,却强压着镇定解释。

“不对,璐璐说你中了两枪,除了脸上,另一个伤口呢?”白琴狐疑的在南宫凛身上上下打量。

南宫凛瞬时又浑身紧绷,别过眼清淡道,“另一处只是堪堪擦过,伤得不重,已经好了。”显然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

有句话叫做欲盖弥彰,他越是这么轻描淡闲,白琴就觉得事情越是严重。